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顾朝夕江洲暮小说完整版全文最新章节

顾朝夕江洲暮小说完整版全文最新章节

江天一半 著

连载中免费

以顾朝夕和江洲暮展开故事情节的言情文《禁止偷亲》是由作家江天一半所著,小说讲的是在江洲暮年少那段黯淡无光的日子里,只有顾朝夕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光明,多年后纵横商场的狠戾霸总江洲暮回国第一件事便是设计与顾朝夕联姻,那久别重逢的遇见会让两人走向怎样的结局?顾朝夕和江洲暮的渊源该从何说起........

8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以顾朝夕和江洲暮展开故事情节的言情文《禁止偷亲》是由作家江天一半所著,小说讲的是在江洲暮年少那段黯淡无光的日子里,只有顾朝夕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光明,多年后纵横商场的狠戾霸总江洲暮回国第一件事便是设计与顾朝夕联姻,那久别重逢的遇见会让两人走向怎样的结局?顾朝夕和江洲暮的渊源该从何说起........

免费阅读

  江洲暮问出这话,顾朝夕好一会儿没回。

  “爷爷想见你。”江洲暮又说。

  顾朝夕道:“我的机票已经定了,明天的。”

  江洲暮听闻这话,知道顾朝夕这是松口了,他道:“有私人飞机。”

  顾朝夕侧眸望过去,看见江洲暮在灯光下被衬得温和的眉眼。

  “哦。”

  “那跟我回去?”

  “你不是急着回去吃年夜饭嘛。”她故意说得像是妥协。

  但他俩都知道,这时间是赶不及回去吃年夜饭的。

  -

  两人是在凌晨抵达机场的。

  顾朝夕在飞机上补了一觉,这会却是一点都不困了。

  北城的天要比南方小城冷很多,风也很大,一点都不温柔,下飞机的时候,江洲暮递过来一条围巾。

  看她没准备接的样子,江洲暮说:“新的。”

  顾朝夕拿过,边在脖子上围边道:“江总的私人飞机上还常备女士用品呢。”

  江洲暮顿了两秒,顾朝夕本以为这人不会回她这句故意的挑刺,却听他说:“给你准备的。”

  顾朝夕半张脸藏进围巾里,带上墨镜遮住自己眼睛,也挡住江洲暮看过来时的深邃双眼。

  凌晨机场戴墨镜的顾姓女性迈开的步子又轻又快,急着躲谁的模样。

  直到坐上车,那副墨镜都挂在她脸上。

  “江总,回半山还是去公馆。”司机问道。

  江洲暮闻言,看顾朝夕。

  “这么晚了你爷爷肯定都休息,我明天再去看他老人家吧。”顾朝夕说。

  “嗯。”

  顾朝夕:“那送我回我家吧。”她对司机说:“麻烦您,到文清苑。”

  司机没答,从后视镜里瞅着江洲暮眼色,明显是在等他发话。

  江洲暮说:“你一个月没回去住,也没清扫,回南溪住吧。”

  顾朝夕一顿,她确实没想到这点,这算是提前回来,家里确实没提前让阿姨打扫,冰箱里更是空荡荡。

  而江洲暮所说的南溪,就是两人去买戒指那天下午看的房子。

  据他所说是江老爷子买来送他们的新婚礼物。

  顾朝夕没再犹豫,现实情况不由得她做选择,今天又是除夕,更不可能去林初薇家借宿。

  “好,就去那儿吧。”她答道。

  抵达南溪时已经近一点,顾朝夕那点困意又回来了,拍戏的时候她的作息都很规律,如果不是夜戏,每晚十点半就睡觉了。

  这栋房子上次两人已经来过,顾朝夕发现这回回来又发生了点变化。

  原本整体偏北欧风格的装修,角角落落里却出现了零落的红色,中国年的红色。

  绿植上的红色小灯笼,边上小柜还摆了一只红色的生肖玩偶,憨憨地笑着。

  明明并不多,甚至与这整栋房子的风格相触,但又好像完全不突兀。

  看起来,莫名的,像个家。

  顾朝夕看了半晌,直到江洲暮从楼上放好行李箱下来。

  “你睡主卧。”他说。

  “嗯。”

  “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江洲暮又问。

  顾朝夕想起来回来前江洲暮说他没吃晚饭,飞机上为了可以避免交流,顾朝夕坐好就开始假寐,结果还真睡着了,她不知道江洲暮有没有在飞机上吃东西。

  “你饿吗?”她问。

  江洲暮点头说:“有点。”

  停了下,他又说:“冰箱里有食材。”

  顾朝夕道:“我不会做饭。”

  “我知道。”江洲暮道:“我来做。”

  顾朝夕:“……”

  江洲暮说着,已经脱掉外面的大衣,两手慢条斯理地挽起两边袖子。

  “吃面吧,可以吗?”他说:“这个做起来快一些。”

  顾朝夕慢吞吞说了声随便,“我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江洲暮望着她的略显急促的背影,良久后才缓缓叹了口气,眼中神色莫测。

  错过的这八年,曾经的习惯都成不习惯了。

  他洗了手,在小锅里加了水烧着,又去冰箱里拿青菜。

  动作熟练得仿佛重复过无数次。

  -

  顾朝夕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到了卧室才松了口气。

  被江洲暮拎上来的行李箱放在墙边,她看了眼,朝里走。

  这是主卧,显然也是被当做两人的婚房来装修的。

  因为床上的枕头、旁边小柜上的一对杯子、洗漱间的牙刷、衣帽间四分之一的男款……无一不显示着这应该住一对新婚夫妻。

  看摆设,江洲暮应该是没在这儿住过的,毕竟那些衣物和日常用品看起来都是崭新的。

  她这会儿望着这些物件,才产生出原来“我和江洲暮结婚了”的实感。

  衣柜里的被塞得很满,都是各品牌最新款,顾朝夕转着扫了一圈,两脚一支在自己行李箱上坐下来,像小孩一样在地上滑行。

  脸上的表情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懵,像在放空,唯独一双眼睛,却是亮的。

  灿若星空。

  她不知道,这种表情已经多年不在她身上出现,那是顾朝夕少女时期才会有的。

  手机铃声便是在这时响起的。来电显示,爸爸。

  顾朝夕接起来。

  许是因为过年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来电显示上的两个字。顾朝夕脱口而出喊了一声“爸”。

  “朝夕啊。”顾楚南竟也有种罕见的亲情,“还在工作?”

  “没有。”

  “回北城了吧?”

  “嗯。”

  “你有见过江家老爷子吗?”顾楚南打断道。

  顾朝夕顿了下,眼里的光也消失了,她如实说:“没有,明天可能会去。”

  顾楚南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今天不是除夕吗?江洲暮没带你去和江老爷子吃年夜饭?”

  “没有,我今天在……”

  拍戏两个字还未说出口,顾楚南的语气已经变了。

  “算了!明天我来找你,跟你一起去拜访一下江老爷子。”他道:“江洲暮会和你一块去吧?”

  “你身上还有你妈妈留下的股份,就算结婚了,你还是姓顾,得向着谁明白吧?”

  顾朝夕没说话。

  “算了,江家也不缺你这点股份,料想也不会惦记。”

  电话没挂断,顾楚南也不管顾朝夕回应不回应,兀自说了好多,全是警戒她要多为家里为公司着想的话。

  没错,话里话外都是带着警示的训诫。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呢。

  但他的确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人。

  接电话时或许还存有半分的温情,此刻全部消失殆尽,顾朝夕神色冷然。

  身后响起两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顾朝夕回眸,看见江洲暮。

  电话里的顾楚南还在说:“刚说的你都听见没有?长点心眼,找人盯着江洲暮,这种男人谁能忍不住去外面鬼混,那好正剧,以后离婚了打官司还有利。”

  顾朝夕笃定这些话原封不动地飘进了江洲暮的耳朵里,听筒音量不算大,但顾楚南说出这话时的分贝却不小。

  江洲暮的目光却停在顾朝夕脸上,似是在观测她的反应。

  顾朝夕转身侧对着他,回顾楚南道:“您这是在用您身上的教训提醒我?”

  “顾朝夕!你……”

  顾朝夕挂了电话。

  片刻后,江洲暮低声开口:“顾楚南挺不过三个月了。”

  好像完全不在意方才听到的,脸上神色却称不上好看。

  “嗯。”顾朝夕出声。

  “我手中的、顾楚南与顾诚远一家的,都会转给你。”江洲暮平静地陈述:“到时候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顾朝夕抬眸,直视着江洲暮的眼睛问:“都给我?”

  “都给你。”

  顾朝夕笑了,她含着那份笑意看江洲暮:“江洲暮,你这是干什么?不会是补偿我吗?”

  江洲暮凝视着她脸上的笑意,只一秒道:“不是。”

  “不是吗?把整个公司都给我,也不算补偿?”

  江洲暮道:“不算。”

  他又说:“我知道你并不想要这些。”

  顾朝夕点了下头:“你说的没错,我是不想要,我更想要我的外公外婆活过来。”

  江洲暮身体一僵,眸中闪过一丝痛苦。

  “但我没有怪你,如果他们的离开需要有人负责,那也不是你。”顾朝夕声音很轻:“罪名不会继承,我知道的,我分得清这些。”

  她知道的,但她也确实意难平。

  顾朝夕很久以前会经常想,为什么害死她外公外婆的人,偏偏,是江洲暮的妈妈。是生了他的妈妈。

  顾楚南出轨的对象,又为什么偏偏是安如。

  为什么他离开的夜晚,偏偏要选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

  为什么呢。

  “对不起。”江洲暮良久之后说。

  顾朝夕说:“有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

  “什么?”

  “你当年,为什么走?”顾朝夕朝他走过去,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气息,“八年了,我能不能要一个答案?”

  江洲暮低声念:“七七。”

  七七,是顾朝夕的小名。

  她的生日在农历七月七,沈如沁给她起的小名便叫七七。

  沈如沁说——

  “我们七七的生日这样好,是七夕呢,七七知道七夕是什么节日吗?”

  “我们七七长大以后,也会遇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男孩子。”

  她以前逗他的时候,非要缠着江洲暮喊她小名,隔了这样久的时间,连从他嘴里念出这两个字,都变得快要陌生了。

  “不要再这样喊我了。”顾朝夕觉得眼睛发酸,偏过头说:“我现在只想要一个答案。”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