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陆家小媳妇凝香陆成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陆家小媳妇凝香陆成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笑佳人 著

完本免费

《陆家小媳妇》是笑佳人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侯府丫鬟凝香到了待嫁的年纪,便替自己赎身回了家,谁知刚回家没多久,便被那邻村的汉子陆成给盯上了,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陆成三天两头往她家跑,禁不住他的死缠烂打,凝香嫁了过去,成了陆家的小媳妇儿,小日子过得比她想象之中的要好得多.....

80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3

在线阅读

《陆家小媳妇》是笑佳人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侯府丫鬟凝香到了待嫁的年纪,便替自己赎身回了家,谁知刚回家没多久,便被那邻村的汉子陆成给盯上了,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陆成三天两头往她家跑,禁不住他的死缠烂打,凝香嫁了过去,成了陆家的小媳妇儿,小日子过得比她想象之中的要好得多.....

免费阅读

  蛋白好掰,蛋黄就不好用手弄了,凝香轻轻捏着圆圆的蛋黄送到阿南跟前,细声教道:“阿南咬一小口,慢点吃,别噎着。”

  阿南瞅瞅她,小嘴凑到蛋黄前,突然张大了,一副要一口吞的架势。

  凝香吓了一跳,赶紧往后挪。

  阿南忽然就咯咯笑了起来,两只小胖手重重拍在爹爹结实的手臂上,仰头朝爹爹笑。

  “快吃,爹爹还得赶车。”小家伙难得如此调皮,陆成笑着数落道。

  阿南好像听懂了,再次朝凝香张开嘴。

  凝香以为陆成着急回去,看他一眼道:“陆大哥把阿南给我吧,我抱着他喂。”

  确实一个人就够了,但陆成就是喜欢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很自然地道:“我抱着吧,阿南吃饭喜欢乱动,别把鸡蛋沫弄在你身上。”

  他坚持,凝香点点头,细心地喂阿南。

  一个鸡蛋黄吃完,阿南啃得满嘴蛋黄沫,凝香掏出自己的帕子替他擦。阿南乖乖地靠在爹爹胸膛,瞅瞅爹爹,再瞧瞧这个温柔的姑姑,心情似乎很好,一只小胖手不停地抠爹爹的大手玩。大眼睛更多的时候还是看着凝香,在凝香替他擦完嘴后,阿南也朝她的嘴唇伸出了小手。

  凝香好奇小家伙要做什么,目光随他手指移动。

  阿南碰的却是凝香嘴唇上的伤,小手指轻轻点了点,口中发出疑惑地“啊”。

  那柔软的碰触,澄澈的黑眼睛,让凝香的心化成了一片湖水,笑着接过阿南,凝香示意陆成可以去赶车了,她低头哄阿南,“阿南是不是觉得姑姑嘴唇很丑啊?”

  一点都不丑。

  往辕座那边走的陆成在心里默默地替儿子回答,非但不丑,还美得让人想含住她用力地亲。

  驴车再次动了,陆成望着前路,耳朵里是她轻柔的声音是阿南含糊不清的儿语,脑海里却全是她发间的淡淡清香,是她细腻白皙的脸庞,是她饱满红润的唇,是她那件淡粉小衫儿掩饰不住的鼓鼓胸脯。

  陆成第一次对女人生出这样的冲动,那种男人对女人会有的冲动。

  父母早逝,下面有两个弟弟妹妹需要他照顾,他要种地干活要想办法找其他活计赚钱,根本没有闲暇想女人。进果园做事后,家里日子总算好了点,有人想给他说亲,他也动过娶个媳妇的念头,然后冯姑娘就来了。

  冯家住在府城,家里有两处铺子,冯姑娘也算是千金小姐,他们认识,是缘于有次进城妹妹差点被疯狗咬了,冯姑娘及时出手救了妹妹。陆成十分感激,知道自家没有冯姑娘看得上的东西,只能承诺将来愿做任何事情报恩。

  陆成没想到,时隔一年,冯姑娘会求他娶她。

  因为她腹中有了一个男人的孩子,那个男人不知去了何处,而毫不知情的冯老爷要将冯姑娘许配给继室的娘家侄子,冯姑娘走投无路,只能想到另外嫁人的法子。

  陆成答应了,称孩子是自己的,冯老爷大怒,请郎中替女儿诊脉后,将冯姑娘逐出家门。

  陆成虽然娶了冯姑娘,但两人没有任何关系,以冯姑娘有孕为由,安排她与妹妹睡一屋。陆成也没有对冯姑娘动过不敬的念头,这门婚事于他而言就是报恩,偶尔回忆前事,陆成甚至会沾沾自喜,佩服自己是个君子,那么美的姑娘他也没有邪念。

  现在陆成明白了,他不是君子,他只是没遇到合心意的人而已,现在遇到了,心就坏了,竟然在凝香帮他照顾阿南时偷看她,还幻想些亵渎她的事情。

  他也不想,但他控制不住。

  “陆大哥,今天这么巧,你又去卖柴了啊?”

  拐向柳溪村的岔路口,徐秋儿领着阿木照旧来等凝香,等驴车到了跟前,她笑着同陆成打招呼,一个“又”字,隐隐暗示了她的猜测。

  陆成心虚,自然听了出来,却坦荡解释道:“没有,柴都卖完了,昨日我们进城串亲戚,今早回来又遇到了徐姑娘。”

  徐秋儿笑了笑,意味深长看他一眼,跟在阿木后面上了驴车。

  多了两个陌生人,阿南小脸又绷了起来,靠在凝香怀里,防备地盯着两人。

  阿木想了姐姐一个月,如今看到姐姐抱着别人,才五岁的男娃吃味了,眼巴巴地望着姐姐。

  凝香受不了弟弟无声控诉委屈的眼神,低头哄阿南,“阿南想不想姑姑?”

  阿南摇摇脑袋,见阿桃姑姑要来接他,歪头就往凝香怀里钻。

  小孩子跟谁玩的好,就容易黏着对方,有时候亲娘想要分开他都不干,阿南此时就是这样。

  “姐姐……”阿木终于忍不住,小声唤道。

  一下子成了孩子们争抢的香饽饽,凝香哭笑不得,拿出栗子递给弟弟,“阿木先吃栗子,一会儿咱们就到家了。”下车后再好好稀罕稀罕弟弟。

  阿木听明白了姐姐的意思,看看赖在姐姐怀里的阿南,勉强接过栗子剥了吃,分给二姐与旁边的阿桃姐姐几个,再去给陆成,陆成没要,阿木重新坐到姐姐对面,唯独没有给阿南。

  凝香怕阿南馋硬邦邦的栗子,但阿南没有,刚吃完一个鸡蛋,小家伙肚子饱饱,就想被人抱着。

  只是驴车很快就到了柳溪村村头。

  陆成停下驴车,往后面走来。

  阿南瞅瞅先后下了车的徐秋儿阿木,再看看越走越近的爹爹,当凝香也抱着他下车后,小家伙好像明白了什么,伸手抱住凝香,脸埋在凝香胸口,假装没看见爹爹。

  被小孩子喜欢是件很容易让人高兴的事,凝香是真的舍不得阿南,但她也没办法啊。

  “阿南,姑姑要回家了,阿南让爹爹抱好不好?”她低头,轻轻哄小家伙。

  阿南没吭声,抱她抱得更用力了。

  “阿南听话。”陆成走到凝香旁边,低声劝儿子。

  阿南就不听。

  陆成沉了脸,不想让凝香为难,他伸手去提儿子,大手直接往儿子腋窝下插。

  没想手伸得过长,毫无准备地碰到了她。

  像馒头,却比馒头软……

  脑海里嗡的一声,陆成全身热血下涌,衣裳里似有乌将军披甲上阵,迫不及待要一展雄风。

  这反应来得太快太强烈,陆成本能地缩手,才挪了点,心中一动,佯装没事人般继续抱儿子。

  凝香则在意外发生时,脸上飞霞。

  还没来得及考虑如何化解尴尬,就听陆成放柔声音哄不听话的儿子,那声音从容极了,凝香忍不住悄悄看了他一眼,见陆成皱着眉头同阿南说话呢,忽然就懂了。

  这个男人根本没注意到那点碰撞。

  那么只要她也装作没发生,两人之间就不必尴尬了。

  想明白了,凝香脸上的热意悄然退去,然而没等她松口气,终于被陆成抢走的阿南突然仰起脑袋,对着天空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个委屈啊,仿佛娘亲不要他了似的。

  “阿南来姑姑这儿,姑姑有栗子。”驴车上的阿桃心疼极了,快速跳下来要接侄子。

  阿南跟没听见似的,继续仰着脖子嚎,两条小胳膊朝凝香这边够,豆大眼泪一串串往下掉。

  儿子哭成这样,还当着她的面,陆成只觉得头疼,根本没时间回味刚刚的那一碰,用眼神示意凝香她们先走,他抱着阿南朝路边走去,边走边轻轻的颠簸,低声哄他:“阿南听话,香姑姑要回家了,二叔三叔也在等着阿南回去吃饭……”

  “不……”阿南不听,哭得一个不字颤成了不知多少弯儿,扭动身子往回望,哭声震天。

  阿木本来很讨厌这个跟他抢姐姐的弟弟的,见他哭成这样,他瞅瞅姐姐,有点不知所措。

  凝香看着哭着要她抱的男娃,心一颤一颤的。想到小家伙没有娘亲,亲姑姑还小,留恋她可能就是因为家里没有会细心照顾他的娘亲姑母,凝香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快步朝陆成赶了过去,“阿南不哭,姑姑抱你啊。”

  阿南立即闭上嘴,不哭了,眼泪还在掉。

  陆成震惊地回头,看着她越走越近。

  胸口被他碰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凝香心里还是有点别扭的,对视一眼,她很快移开视线,先接过阿南哄了哄,低头替小家伙擦泪时与他商量道:“陆大哥,要不我抱阿南回我们家玩会儿吧,你先回去,吃完饭再来接他?”

  哄孩子很辛苦,可能还得把臭擦屁股,两人刚有点交情,陆成真的不愿麻烦她,“不用了,你们只管回去,他哭会儿就好了,小孩子不能惯着。”说着又要去抢阿南回来。

  “不!”

  阿南小手用力拍了爹爹手一下,猛地转过身抱住凝香脖子,脑袋依赖地靠着凝香肩膀。

  儿子不听话,陆成第一次气得脑顶快要冒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阿南背对他没看见,凝香可是看见了。之前陆成表现地都很随和,突然生气,俊朗脸庞上的威严看得她都害怕,紧接着就有点后悔。她是不是太冒失了?她舍不得阿南哭,可陆成或许还不放心将儿子交给她们照顾……

  念头一起,凝香很是尴尬,咬咬唇,垂眸看向地面,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坚持了。

  陆成自小当家,长兄如父,训弟弟妹妹训习惯了,极为熟悉孩子们害怕他的神情,现在见心上人竟然露出这副拘谨又可怜巴巴的样,不由后悔。生怕吓坏了她,陆成连忙缓和语气道:“那,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声音轻柔的仿佛换了个人。

  凝香惊讶地抬起眼帘,不期然撞入他深邃的眼睛,里面掺杂着歉疚与……温柔?

  都说桃花眼最风流多情,普通一瞥也像含了如水的情意,凝香今日总算领略到了,不敢面对这样容易让人心生误会再沉陷进去的眼睛,她假装低头哄阿南,客气笑道:“不麻烦,陆大哥放心吧。”

  陆成没有办法,摸摸阿南脑袋警告道:“要听香姑姑的话,敢捣乱看我不打你。”

  他语气严厉,凝香微微皱眉,大概当爹的都这样吧,就知道吓唬孩子。

  越发心疼阿南了,凝香悄悄抱紧了阿南。

  那怀抱柔软又温柔,阿南歪着小脑袋搭在香姑姑肩膀,没理爹爹。

  陆成越看越气,丢下儿子走了,大声让妹妹上车,“咱们回家,不管他。”

  阿桃依依不舍地望着侄子。

  阿南瞅瞅姑姑,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也有点不舍,可是一看姑姑朝他走来,小家伙立即躲到凝香怀里,怕姑姑也要抢他。

  阿桃气得跺脚,哼了声,嘟着嘴上了驴车。

  陆成最后看一眼凝香,赶车走了,故意走得很慢,心里还是抱着一点希望。儿子再怎么喜欢凝香,才相处半天,不可能因为凝香就不要爹爹了吧?或许他走远了,阿南会反悔?

  凝香也是这么想的,抱着阿南跟在驴车后,柔声问他,“阿南真不要爹爹了?”

  阿南点点头,瞅瞅凝香,忽然凑过来亲了凝香一口,这就是他喜欢一个人的表达方式了。

  软软的一个亲亲,凝香心都化了,也笑着亲了小家伙一口。

  娘俩相视而笑。

  回头观察儿子的陆成看了个正着,心中百感交集,既气儿子白眼狼,又羡慕小家伙可以明目张胆地亲她,而他完全想象不出来亲她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儿。

  叹口气,陆成酸溜溜地收回视线,认命地赶车离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