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校园 → 暗恋星球飞行手册倪漾季清延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暗恋星球飞行手册倪漾季清延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萝北二饼 著

连载中免费

《暗 恋星球飞行手册》是萝北二饼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倪漾在一次模拟考中对一个男生一见钟情了,她不知道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只得祈求老天让她再次遇见他,暑假过去,班上转来了一位新学生,倪漾抬头一看,却发现转学生和她一见钟情的男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原来,他叫季清延啊.....

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3

在线阅读

《暗 恋星球飞行手册》是萝北二饼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倪漾在一次模拟考中对一个男生一见钟情了,她不知道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只得祈求老天让她再次遇见他,暑假过去,班上转来了一位新学生,倪漾抬头一看,却发现转学生和她一见钟情的男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原来,他叫季清延啊.....

免费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共同的喜好,本来陌生的两人之间,似乎被瞬间拉近了距离。

  倪漾把椅子挪到黑板中间的位置,拿了只绿色的粉笔又站了上去。中间有几次需要抹布或者更换粉笔颜色时,只要一个转头,季清延都会询问她,然后递过来。

  嗯,宣传委员和她的小跟班。

  这么想起来还是有些暧.昧。

  “我一直以为你不想和我们成为朋友,”斜过绿色的粉笔去填补已经勾勒出形状的山体,倪漾咬了一下嘴唇,说道,“你转来一中之后,没有见你和哪个人走得近。”

  “感觉你……好像不需要朋友一样,”垂下眼睑,她的声音轻了下去,“我真的还挺羡慕你的,好像友情对于你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季清延正垂着眼漫不经心地把粉笔盒里的粉笔排列整齐,白皙的手指上已经被粉笔灰染得五颜六色:“你不也是吗?”

  拿着粉笔的手一顿,但也仅仅是顿了一下,又开始在黑板上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地涂抹。

  只是,那只手的主人脸色白了一些:“我和箫烛……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她们也会亲昵地手挽手做很多事,也会互相枕着对方的肩膀在课间腻歪,以及放肆地讨论昨天刚看过的韩剧和今天学校里的八卦。

  只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两个月前被改变。

  把思绪连忙从不好的回忆里拉出来,她扭过头去从季清延手里的那盒粉笔里抽出一支黄色的:“你知道吗,我之前见过你。”

  她背对着他,不只是因为要画板报,更因为胆怯。

  “在中考考场上。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居然有一天能在一中见到你。”深吸一口气,倪漾尽力让自己把这些话说得轻松。

  就好像,在这一年里的关于想见他的渴望,那些梦和莫名其妙掉下来的眼泪,还有日记里工整的文字全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想见你,只想见你,未来过去,我只想见你。

  男人低声轻哼的歌声在偌大的教室里散开来,半天,倪漾才反应过来,她居然循环到了这一首。

  她下意识地咬唇,干净的左手伸进校服运动裤的口袋就要把歌切掉。

  生怕这一首歌,显露出自己压抑了一年的小心思。

  “我知道,”季清延回应得太快,以至于她还没有来得及切换歌曲,就被他的话吸引了心神,“那天,真的很谢谢你。”

  他的声音没有波澜,却在倪漾的心里掀起了千层浪。

  原来他也记得。

  一时间,倪漾只感觉自己的心里五味杂陈。心里所有的瓶瓶罐罐,全都乒乒乓乓地倒了一地。

  她勾起唇角,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爽朗而又干脆:“你可不知道,后来那监考老师怀疑我考前串通作弊,寸步不离地守在我的桌边上。我当时考完那几场之后,立刻就改了机票。”

  “不用我爹妈提醒,我就乖乖地飞去全国最灵的那个寺院,求神拜佛说让我可千万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她鼓起脸颊,想到那个时候爸妈一有空就轮上阵拎起自己一顿狂扁的凄惨样子,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说起这段话,倪漾古灵精怪的,倒是有鼻子有眼。

  季清延听着她的描述,脑内就浮现小姑娘乖乖地跪在佛祖面前,虔诚地恳求佛祖让自己上一中,顺带再在心里把他这个扰乱了考场纪律的诱因上上下下骂个八百遍。

  他的嘴唇动了动,本来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掺杂进了些笑意:“那看来,那个寺庙还挺灵的。”

  把最后一笔画完,倪漾转过身,要从椅子上跳下来。

  她的手上还沾着各种颜色的粉笔灰,手心向上,只能哪儿也不扶。索性椅子不高,以她平时猴皮积累的经验,跳下来也不会伤到自己。

  脚尖刚触及大理石的地面,她的右手手肘就被一只大手抓住。

  他的掌心温热而又干燥,握住她的小臂因为使力而蹦起青筋。

  季清延的眉毛皱起,还没等他把心底训斥的话说出来,面前的女生就仰头给了他一个大到眼睛都笑没了的笑容:“真的很灵。”

  那天驱车到景区的路上,和她同行的箫烛告诉她只能许一个愿望,太贪心就不会灵验了。

  当时的倪漾被爹妈训得一个头两个大,一路上把自己的“请让我考上一中高中部”的愿望在心里重复了无数遍。

  可当跪在有些旧了的垫子上时,她闭着眼睛默念完这个愿望,一片黑暗中却不可控制地浮现出了季清延的脸。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贪心一次。

  ——我想再见到他。

  ——求求您了。

  她不信教,到了景区也都是拜一拜,讨个彩头。

  可那一次,她真的很真诚地双手合十在胸前,默默地,有些不好意思地,偷偷地商量着能不能加一个愿望。

  如果就像箫烛说的那样,许多了就不灵验了。

  其实,她也不会很伤心。

  因为B市真的太大了,因为南华和一中真的是太各自封闭了。

  她从一开始,就抛弃了这个愿望。

  但可能是那天她真的太虔诚了吧,所以老天爷才会把他送到她的身边。

  季清延看着面前女生的笑容,微微有些失神。

  当年中考的第二天,每一场考试之后都会跟在他身后出学校考点的女生,在最后一场考试结束之后依然背着包,保持着和他不算太近的距离。

  他透过摆放在一楼的荣誉纪念镜子,看到了她。

  她刚从楼梯上走下来,顺手将怀里抱着的复习资料册扔到了扶手边的垃圾桶里,发出一声闷响。但这声不算小的闷响,并没有干扰到她偷偷暼过来的视线。

  那是季清延第一次做一个思考时间超过两分钟的选择。

  在他转过头去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怎么走过去,该跟她说些什么。是说一句看上去正经的“谢谢”,还是说一句听上去轻松幽默的“嘿,那里有一块镜子,镜子说,下楼要看路”?

  但也就是那一瞬的犹豫,当他抬起腿时,白白净净的女生已经被另一个短发女生一把抱住。

  她因为冲力而微微弯腰低下头,并没有看到他转过来的动作。

  看着那两个嘻嘻哈哈向前走的身影,他也只能吐出一口气,自嘲似地转回了身子,一只脚迈出考场。

  “你信这些吗?”回忆被倪漾清脆的声音打断,她把东西都归回原位,背上自己的书包。

  身形修长的男生摇摇头,单手拎起自己的包:“我不信。”

  他等跟在身后的倪漾走出班,才拿着钥匙把门锁上,又轻松地将钥匙放回了门框上。背对着她,他的声音很低,更像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有些巧合,其实本不是巧合。”

  校园里除了还在补课的高三,和几个在篮球场上打球的少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倪漾和季清延并肩走在走廊,斜阳透过走廊里大片的窗子照进来,像是动漫里可以具象出来的那种静谧的浪漫。

  想到这样的比喻,倪漾的脸不自觉地飞上一抹红晕。

  融进这带着些红色的斜阳里,倒是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违和。

  “你买口算题卡了吗?”如果季清延不开口,那么这一幕放学后的悸动,可能会是倪漾记忆中最浪漫的一个傍晚。

  刚刚还沉浸在自己小世界里的女生显然一愣,她尴尬地搓搓手:“没这个必要吧?”

  合着他还真是认真地说的?

  明明隔着紧闭着的窗户,窗台上歇着的一排麻雀也不知道是谁先透过玻璃发现了他们,顷刻间“哗啦啦”地飞散开来。

  季清延把手机开机,视线随意地扫了一眼消息列表:“数学老师刚刚叫我去办公室,顺带说了让我帮帮你的数学。”

  “他和你说我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倪漾的背后油然而生。

  收起手机,男生的神色显得随意多了:“一套卷子,百分之三十不会,百分之三十会但是做不对,剩下百分之四十能做对。”

  没想到居然被透露了这么准确的信息,她的步伐一停,僵硬地站在楼梯边缘。

  刚开始没有发现异样的季清延下了几节台阶,才转过身来,仰头看向逆光而站的女生,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面对事实,倪漾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起码我还是有百分之四十能做对而且能做对的也有百分之三十,加起来就过一半了。”

  挑眉盯着她声音愈发地小了下去,季清延轻笑了一声:“百分之三十里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计算错误,改正了就百分之七十能做对了。你挺清楚的,那就写吧。”

  “那个……是作业还不够多吗?”倪漾干笑着灰溜溜地溜边儿走下楼梯,打算在他面前蒙混过关,“那老师是怕我拉低实验班的平均水平吗?我一个人的贡献也不至于这么大吧。”

  刚溜到楼梯的一半,季清延跟个拦路虎似的站在楼梯中间,长臂一伸就勾住了她书包上的提手。

  书包被他拎了起来,那一刻,倪漾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丝没有往包里装牛津大辞典的懊悔。她向下拉了拉自己两侧的书包带:“我倒是不介意你帮我写这周的作业,或者我就直接说你把我的作业偷走了。”

  “写不写?”书包带没有被她扯动,季清延依旧单手拎着她的包,站在原地,好听的声音像是含了砂砾。

  这样近距离地站着,倪漾必须要抬头才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他的身上是柠檬味洗衣液的味道,干净而又清爽。

  倪漾脑子里的弦瞬间就断了,耳尖也跟着通红。刚刚还狡黠耍赖的劲儿荡然无存,继续是扯着嗓子嚷嚷道:“写,写还不行吗?”

  听到她这样干脆地改变主意,悬在空中的手轻轻松开。

  她只觉得肩上的重量再度回归,紧接着,脑顶便响起他低低的笑声。

  “我陪你去买。”笑意中还带着些无奈。

  学校对面就有一家文具店,同时也卖一些参考书和练习题。季清延显然不像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本口算题卡,又连试都不试就拿了两根黑色水笔。

  倪漾转身去拿修正带的功夫,他已经把帐结好了。

  “我转给你,”倪漾付完自己的那个修正带,手里依旧拿着手机,“微信还是支付宝?”

  季清延正低头看着手机,末了,简短地回了一句:“微信吧。”

  说完,他把已经调出二维码的屏幕转向她。

  好像……互加微信这样一个倪漾认为艰难的进展,都来得水到渠成。

  她翻看了一下口算题卡后面标出的价格,立刻给他转去了一个红包。

  明明是个平时花里胡哨的人,但这次的红包没有改标题,也没有加上一个动态表情。

  像是这十几块钱有多烫手一样。

  哪知道刚发出去红包,该收款的那个人却把手机收回了裤子口袋。

  “不用了,”季清延一只手推开文具店的玻璃门,“就当是新同桌的见面礼物。”

  “一码归一码,今天你帮我一起弄板报,已经算是见面礼了,”倪漾追过去,扯了扯他T恤的衣角,“你收下吧。”

  等她出来,他才放开了门把手。

  快走了两步跳下文具店门口的三级台阶,他站在台阶下,转过头来冲她笑了:“等你写完这一本再给我转账吧,不然你都没有动力。”

  “我先去坐地铁了,你到家给我发个微信。”少年唇红齿白,唇角的梨涡像是盛满了夕阳洒下来的金色碎光。

  热浪卷着旁边花店摆出来的百合香,绕过她的鼻尖,带起了他的衣摆。

  倪漾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薄薄的机身卡在她弯曲的指节。

  她点点头,压抑着自己痴笑的冲动:“嗯。”

  等他颀长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她才接起一直在手心震动着的手机。

  是表哥打来的电话,他听起来像是刚下班,还有些匆忙:“漾漾,包裹收到了吗?”

  “嗯,收到了。”八月的天气,她不过是在室外占了几分钟,背着包的后背就再度湿透。

  “御守送出去了?”电话那端的语速很慢,像是字字斟酌着。

  低下头,倪漾漫不经心地踢着脚边的石子,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嗯。”

  “知道是你喜欢的男孩子,哥哥不会反对,”听筒里传来低沉悦耳的笑声,“如果你真的喜欢,等我假期回去,我们见见,可以帮你把把关。”

  “这件事你不要偷偷告诉我妈妈。”手心已经涔出了细汗,倪漾换了一只手拿手机。

  她抬起头,眯起眼睛望向已经被染成渐变的天空:“哥,我刚认识他几天。”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在他要开口之前,倪漾先一步打断,指尖摩挲着怀里的口算题卡,“但我很确定很确定的是,我真的很喜欢他。”

  她的十六年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他是第一个。

  认识他的第一个礼拜,她对他的喜欢,有增无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