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奇幻 → 是病恹恹的团宠涂年烛酒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是病恹恹的团宠涂年烛酒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叶煜子 著

连载中免费

《是病恹恹的团宠》是由网络当红作者叶煜子倾心所著的一篇娱乐圈团宠文,主角是涂年烛酒,小说情节精彩不断,小说主要讲述了:小狐狸涂年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走一步路就喘三口气,动不动就头疼脑热……好在他的亲哥各个都是超级大佬,金融巨鳄、当红的歌手、电竞高手、知名医生……关键这一窝还全是弟控!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2

在线阅读

  《是病恹恹的团宠》是由网络当红作者叶煜子倾心所著的一篇娱乐圈团宠文,主角是涂年烛酒,小说情节精彩不断,小说主要讲述了:小狐狸涂年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走一步路就喘三口气,动不动就头疼脑热……好在他的亲哥各个都是超级大佬,金融巨鳄、当红的歌手、电竞高手、知名医生……关键这一窝还全是弟控!

免费阅读

  “卡卡卡,涂年你在搞什么?!台词一句都对不上!”

  《将军》剧组中,正处于中年秃顶之际的导演举着个大喇叭喊道,一张本就不怎么清秀的脸这会涨的通红显得更加的不入眼。

  听到训斥,涂年利落地从铺着绿布的地上爬起,用袖子擦了把脏兮兮的脸,少年的嗓音清澈。

  “老李你先别急,你给我的台词不符合人物逻辑,刚才和你说你又不理我。”

  他索性抬手将覆在眼上有点碍事的白绫取下,露出一双标志的狐狸眼,眼中星河流转掺着几分天生的慵懒,无意识地勾出了些许魅意,连带着眼角下方的那颗小痣都显得不可方物。

  混不吝地将手中地白绫往腰上随便塞了塞,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地白纸,展开上头只有寥寥几句话,背面倒是密密麻麻的写了些什么。

  他按着剧本上的台词原原本本的读道:“诸位等会看莫某的眼色行事。”

  涂年一双狐狸眼弯出好看的弧度,嘴角多了些笑意继续道:“莫凌云是个瞎子,让别人看他眼色行事,这位莫兄怕不是有点叛逆。”

  像是没有说够,他继续道:“还有挡箭这块,我就给你简单地算算。咱们按古代士兵最普遍的弓来算,拉力为60千克,弓箭射出的速度一般为每秒钟40米左右,剧本上说弓箭手躲在离将军二十米远的草垛后头,当时莫凌云离将军有五米远,一个瞎子0.5秒钟时间不仅能精确地躲过了所有障碍还能跑五米为将军挡掉箭?您让苏炳添怎么想?”

  “最关键的是这个国家得多缺兵呀,让瞎子上前线。这样的将军你不去残疾人协会告他就算了,还要给他挡箭?圣父的光环普照大地?”

  李导:“……”

  场面静了几秒,导演想要反驳几句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甩了甩他为数不多还泛着油光的头发,艰难地从嗓子里挤了把声音出来:“改吧改吧,按刚刚涂年的台词把剧本改了吧。”

  又来了又来了……

  片场的众人早已见怪不怪,涂年进组后这一幕已经成为日常了,只要剧本有问题下一刻就是涂年的舞台了,从天文到地质、从神学到科学,他总能从某一个角度让你心服口服。

  为了修改剧本片场的拍摄工作暂时停了下来,副导演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看了眼可能快到狂化边缘的导演,面部神经像是预知到他的惨状一般紧张地抽动了起来。

  涂年是他找的……

  当初选角的时候就莫凌云这个角色特别难选,一个是因为莫凌云这个角色的戏份实在不多,不过一个星期。又是个比较负面的人物所以来参选的人本就不多。

  另外莫军师这个角色在剧本中写得跟天仙一样,要敌国国君一见难忘的那种角,这就导致选角的时候对外表要求很高。

  好看的小鲜肉根本就没人愿意接这么个负面角色,就在导演们都打算随便找个人或者直接删除这段戏的时候,涂年就找上了他。

  见到涂年的那一霎那就如天雷勾地火,就差抱着他的腿喊爸爸了,当即就定了下来。

  副导演在娱乐圈待了有二十多年了,什么人没见过,涂年这幅皮相是他见过最好的,精致地挑不出一分错来,什么都是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涂年……”

  副导演叫了涂年一声,将他从剧本中拉了出来。

  涂年:“副导?”

  “剧本改的怎么样了?”

  说到剧本涂年脸上又多了一分笑意,“剧情不多很快就能改好,不会延迟拍摄时间的。”

  见涂年这么高兴,副导演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边还摇摇头道:“你个瓜娃子,从来就没见过你这么憨的人!”

  副导演见他这样轻叹了口气,说了几句真话:“其实你的戏没几场,不必要这么较真,到时候剪剪观众能看见的并没有多少。”

  反而吃力不讨好。

  涂年一双狐狸眼往上挑了挑,从旁边拿过《将军》的演员表,笑道:“不知道您信不信,当初到我桌上的剧本可不止莫凌云这么一个。”

  副导演微愣。

  “只不过我喜欢莫凌云这个人,这个人物是立体的,有他自己的脾性,我无法接受一个智多近妖的妖孽人物,言语中都是破绽。如果连自己都无法信服这个人物,那他就是不成立的。既然我选择了他,演绎他,我就不能糟蹋他。”

  “否则喜爱他的人该多伤心,不是吗?”

  副导演看着他那眉眼间灼灼如花绽放的热烈与少年天生带着的自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许久才笑着点点头,他拍了拍涂年的肩膀,嘴唇微动也没说出话。

  他很久没有听到过这种话了,大家想的都是要怎么依靠这个角色获得观众对自己的喜爱,怎样在这立足。娱乐圈有时候很简单,简单的只剩下了名和利……

  这时导演扯着嗓门喊道:“改完了没啊?一天天的净给我找事!拍摄进度延迟了你们谁担的起啊!涂年你那嘴唇都干成什么样了,还拍不拍了?滚下去喝水去。”

  副导演被吼声拉回现实,缓过神将剧本还给涂年,看着李导皱眉皱的恨不得让两条眉毛来个亲密接触了,偷笑着和涂年低声说道:“你别看老李整天对你拉着个脸,但那眼里对你的欣赏也不晓得遮一遮,哈哈哈。”

  涂年抿唇笑了笑,抬头对李导回道:“老李你说话能不能温柔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叫我去喝毒药。”

  李导对他挥了挥手,拿过改好的剧本看了眼,逻辑的确顺了不少,这里的戏份不多,所以改得也快。

  涂年用手背将唇上的水渍擦去,咧嘴一笑道:“老李这剧本改得不错吧?要不我帮你给你当监工吧?免费提供改剧本服务。”

  李导哼了一声,说道:“得了吧,我还想多吃几口饭。”

  涂年重新上了唇妆,他自己一边将白绫绑好,一边打趣道:“你这就不厚道了,我都已经跟组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哪顿饭放过那个鸡腿了,你不吃鸡腿不就能多吃几口饭了。”

  “……”李导怼不过他喝了一大口茶,重重咽下这才喊道:“开始拍摄!”

  “各部门注意,第十场三镜二次,action!”

  ……

  这场戏是涂年杀青的戏,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他脸上,血染的白绫被风卷起,微张的嘴像是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了,只留下几声气音。

  他一个不知道男几号的演员杀青了也不可能特地搞个杀青宴,也就导演和副导塞了两压惊红包给他,他就可以离开剧组了。

  化妆室里头,助理王圆正帮忙将他脸上的妆容卸掉,小圆原本是他三哥的助理。因为他要待在剧组,哥哥们都不放心所以就让小圆来帮忙,他曾经虽然强烈的拒绝过,觉得这不是一个酷男孩该做的事,但是胳膊拗不过大腿……

  王圆用棉签细细的将他眼皮上的胶水擦掉,双手捧着他的脸叹道:“你这张脸长得让别人姑娘家怎么活哟。”

  涂年歪头躲过王圆的魔爪攻击,自己取过化妆棉胡乱的将脸上的妆擦掉,一边说道:“圆圆姐你能帮我把包里的卫衣拿出来吗?”

  “渍,又是黑色的?”

  “cool boy~”涂年笑了声,接过衣服进隔间将衣服换掉,工装裤、连帽卫衣、鞋子无一例外全是黑色的。

  收拾好东西,两人一起往停车场走,涂年的药吃完了今天得去他二哥那儿做检查,然后再看情况要不要换药。

  走到中途的时候,王圆要打电话给司机,在包里翻了会突然道:“呀,我手机忘在化妆室了,小年你等我会我回去拿,马上就回来。”

  “行,你慢点,不急。”

  秋天的天气就像娃娃的脸,变得你措手不及。

  轰隆隆,天空突然砸下一道雷,乌云翻滚如浓墨泼下,黑的惊人。不过几秒,豆大的雨就落了下来,霎时间世界只剩下雨声。

  又下雨了……

  涂年靠在走廊的墙上,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抬手将帽子盖在脑袋上,宽大的帽子将一半的脸遮在黑暗中,另一半暴露在外被白炽灯照的雪白,嘴角微微向下的弧度宣告了主人的烦躁。

  就在他打算返回去找王圆的时候,他背后的房间里突然传来玻璃落地的碎裂声,紧接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暴怒的吼声。

  “林萌你别给我摆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不就让你陪刘总吃顿饭喝杯酒嘛,又没让你去做别的!”

  林萌?

  她不是这部片子的女三吗?

  门被大力的踢开,制片人扯着林萌的手往外走,“别以为你拍了戏就能上映,我现在照样可以能让人把你的戏份剪掉。”

  雨水看似涤荡尘埃,实际上背后藏着掖着的全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涂年皱了皱眉,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显得更加的吓人,他上前握住制片人的手腕,膝盖狠狠的往上一抬给了他腹部一击,冷声道:“放手。”

  疼痛袭来,制片人撒开了扯住林萌的手,肚子里绞着疼,让他不得不用双手捂着肚子,脸憋得通红。

  缓了一会才缓过劲来,抬头想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涂、涂年?”

  “可不就是小爷我。”涂年把握制片人的那只手在墙上蹭了蹭。

  少年嘴角缓缓勾起,一脸的桀骜,正不知道怎么打发这雨夜,倒是有人送枕头来了。

  他假模假样慢半拍的吆喝道:“哟,这不是张制片吗?我还为是哪里来的登徒子,抱歉抱歉!”

  也不等制片人吼出声,他又把话接了过去。

  “刚刚您是说陪酒?这种好差事张制片怎么能忘了我呢。您看……我去陪这个酒怎么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