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太平十四年李秀成全文最新章节

太平十四年李秀成全文最新章节

髙炫 著

连载中免费

《太平十四年》是由作家髙炫所写的历史作品,主角叫李秀成,小说讲的是被生活所迫的李秀成只得去外乡财主家当帮工,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参加了太平军,而有着智慧和胆识的农家少年李秀成将如何创建他们心中的太平梦?李秀成这一路的旅途又将有怎样惊奇际遇.......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2

在线阅读

《太平十四年》是由作家髙炫所写的历史作品,主角叫李秀成,小说讲的是被生活所迫的李秀成只得去外乡财主家当帮工,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参加了太平军,而有着智慧和胆识的农家少年李秀成将如何创建他们心中的太平梦?李秀成这一路的旅途又将有怎样惊奇际遇.......

免费阅读

  爹,你看看咱们村那么多人都参加了太平军,我们也要去!”

  李秀成和弟弟站在院中,一遍又一遍地催嚷着父亲。

  父亲蹲在檐下,身子倚在墙上,低着头,深深地裹了口旱烟,吐了半天烟,才从嘴里抛出两个字:“不行!”

  李秀成望了一眼头顶黑烟笼罩的天空,懊恼地说:

  “爹你看看,咱们村那么多人都烧了自家房子参加太平军,人家陈玉成他爹不仅让他儿子参加了太平军,就连人家自己都跟着去了!”

  “他是他我是我!”

  父亲把旱烟往地上一扔,

  “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跟了他们,这辈子就只能是太平军了,跟着太平军生,跟着太平军死。你知道太平军能撑到什么时候!”

  “不就是一死吗!窝窝囊囊活一辈子,还不如直接去死!”

  “你!”

  父亲被李秀成的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转脸朝屋里的母亲嚷道:

  “整天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你就不能出来说句有用的话!”

  屋里的母亲依然一言不发,只传出她的阵阵啜泣声。

  当下,太平军势如破竹,在短短个把来月的功夫,便从金田村杀到了永安县城,还在永安封王建制,兵力也激增至近十万人马。

  如今太平军刚刚撤出永安,他们要一路北上,说要杀出广西,杀到湖南,然后顺长江东下,直取江宁。

  现在,他们正在新旺村附近做短暂休整,马上就要离开北上,如今村里参加太平军的百姓从者如云。

  李秀成放目四眺,新旺村——这个小小的四面尽是山的村,把自己祖祖辈辈都拴在了这里,他不愿自己也在这个山沟里了此一生。

  可尽管他经常登上山巅极目向外眺望,可却总是看不到外面的天下。

  如今太平军给他带来了机会,但这机会稍纵即逝……参加太平军,自己可以跟着他们一路北上,去闯外面的天下,说不定还能像弟弟说的那样,建功立业,封王拜将;但也有可能杀不出广西自己就会……

  算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与其在此无声无息过一辈子,不如轰轰烈烈拼他一场!

  “大哥,想什么呢你?”

  一个亲切的声音问道,只见一个看起来比李秀成年轻少许,中等个头俊秀美貌的年青人走进院来,他见李秀成发癔症似的呆望着天空,便忍俊不禁地开口了,这才把李秀成的思绪拉回来。

  这年青人叫陈玉成,未及弱冠之年,家就住在离李秀成家不远的地方,二人既是发小,又是结义兄弟。

  李秀成一眼便望见了陈玉成头上裹着的赤红巾和披散在肩上的长发,开始有些惊愕,但又顿时恍然大悟,懊恼地瞟了自己脑后垂着的“猪尾巴”,尴尬地朝陈玉成一笑。

  陈玉成似是猜出了他的心思,便说:“大哥,太平军下午就要北上了,你不跟着走吗?”

  李秀成一怔,那么快就要走了?

  不行,看来得当机立断了!

  “走,我跟你一块走!”

  “上哪去你走!”

  父亲厉声质。

  李秀成似是没听见父亲的话,径自进了屋,喊了声:“明成你过来。”

  李明成赶忙跟了进来。

  稍许两人便出了屋,他们脑后的辫子都拆散了,肩上也都挂着用旧被单裹成的包袱,里面装的是他们和父母亲的一点衣物。

  父亲顿时明白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心里蓦地涌上一股怒火,倏地起身喊道:“你们——!”

  话才刚出口,就感觉头部有些眩晕,紧接着便觉得浑身没了半点气力。

  李秀成知道父亲这是急火攻心了,赶忙上前扶住了他。

  “明成,你去屋里让娘出来,你搀着娘,我背着爹!玉成——你给点火!”

  ……

  默默上路……

  在村口,也是出山的路口,李秀成最后一次回眸,那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如今已然化为灰烬……

  他毅然转身,不再回头……

  这场起义犹如一场狂风暴雨,所到之处,凡贫苦百姓,上至古稀翁妪,下至黄口少年,无不举义旗响应。

  顿时,南疆大地沸腾了!

  原本广西地方官以为太平军不过是一群“草寇乌合”罢了,也没太在意,却没想到太平军势力竟如滚雪球般迅速壮大,这才把“剿灭长毛贼”一事放在心上。

  可眼下“长毛贼”已有“匪众”十多万,而整个广西的官兵加起来至多不过两万人,广西巡抚只得将此事上告咸丰皇帝。

  个把月前还说自己的“江山万年永固”,现在华南就他娘的乱了!

  咸丰皇帝闻讯大为恼火和震惊,立刻以“剿匪不利”之名革了广西巡抚的职,又火速任命曾经在虎门销烟的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即刻前往广西镇压太平军。

  谁料,这个老钦差在南下的路上却突然逝去,死因不明。

  于是当时便有了林则徐被太平军“吓死”的这么一个传说。

  林则徐“出师未捷身先死”,咸丰只得重新任命钦差南下督理“剿匪”。

  谁知一个月内连撤了两个钦差,“长毛贼”非但没剿灭,反而越剿越多,眼看着就要杀出广西,直奔湖南。

  咸丰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干脆亲自在紫禁城遥控指挥“前线剿匪事宜”,在他的三令五申之下,广西、湖南、贵州三省绿营兵五六万人摆成一条长龙。

  咸丰给他们的上谕是:“阻止长毛贼乱窜,务必在广西将贼寇全歼!”

  绿营兵这个词儿是清王朝的特有产物,说白了就是清廷八旗军以外的所有兵中的统称。

  清朝不征兵,所以无“兵役”,也不“征夫”,所以无“徭役”。

  绿营是实行“募兵制”把社会上浪荡大街的混混儿瘪三、无业游民全都募去当兵,当兵吃粮,每月还有三四两饷银,总比整天闲着强。

  于是,绿营兵的主体便是那些不务正业的人,所以在清朝,“好男”就“不当兵”了。

  面对朝廷的“正规军”,太平将士毫无所惧,他们置妇孺于全军中段,青壮前后簇拥,一举冲出重围。

  多年未打过仗,绿营官兵或多或少都有些惧战心理,看到太平军如决堤洪水一般往外奔涌,这些绿营兵将顿就傻了眼:

  “弟兄们,这些反贼不要命,他们都是一帮泥腿子,命根本就不值钱!咱们可不一样,咱们是正牌的兵,当兵吃粮,日后还能升官发财,前途无量啊……弟兄们,咱得保命!”

  索性,这些官兵未触即溃,纷纷给太平军“退避三舍”。

  杀出广西,太平军一路北上,他们沿途杀恶吏、除豪绅,焚烧官府衙门,田契、债券,把粮食和财物分给贫苦百姓,因而广大群众纷纷踊跃参军。

  杀到湖北时,太平军已从金田起义时的两万余人,发展成为拥有五十万之众的大军。

  占领武汉后,大军沿长江顺流东下,迅速攻克曾是六朝古都的江宁,将其定为太平天国的京都,定名为天京。

  在杀出广西一路北上,到沿江东下几千里的征战,李秀成和陈玉成所表现得机制和勇敢,立下了诸多战功,因此很快就博得了上级军官的赏识和器重,就连天王洪秀全也知道了他俩的名字。

  到建都天京后,李秀成已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圣兵成为统领数千兵马的“天官丞相”。

  太平军的丞相和古时候位至人臣的丞相不一样,他们的丞相只是个中层军官。有“天官丞相”“地官丞相”和春、夏、秋、冬等各官“丞相”。

  为倾覆满清王朝,天平天国主动进行北伐和西征。

  西征军马由翼王石达开率领,李秀成也在其中。

  西征军的主要对手是湖南的湘军,他们的头头儿曾国藩,是一个靠多年科考入仕的书生。

  曾国藩四十来岁,中等个,一张再也寻常不过的“大众脸”上,一对三角眼显得深不可测。

  因他杀人如麻,太平军送其诨号——曾剃头。

  他的部将中,除了塔齐布一人是行伍出身之外,其余的都是些书生。

  可这些书生们似乎很瞧不起太平军,总是蔑称他们为“长毛贼”。出战之前,曾国藩在湖南众同僚面前夸下海口:

  “娘巴伢,一帮泥腿子,有什么可惧的!三日之内,我曾国藩定能把长毛贼给打垮,把石达开这小儿抓来给凌迟了!”

  战场上,踌躇满志的湘军“秀才兵”与太平军在几里长的战线上相遇了。

  饱含着对朝廷、对主子的忠心,这些“秀才兵”毫无所惧,挑着“湘”字大旗便全线出击。

  翼王石达开是西征军的主帅,虽然才二十来岁,却是个文武兼备、深有谋略的将领,他是金田起义的领导者和永安封王中的五王之一。

  太平军自金田首义到定都天京,他始终战斗在最前线,他率领的部队在同官兵大小数百次的战斗中无往不胜,因而绿营兵都惧怕地称他为“石敢当”。

  可是,曾国藩手下的这群“秀才兵”却对绿营兵的说法很是不以为然:“吓,什么石敢当,不过是他娘的一个嘴上无毛的乡野莽夫罢了,何足惧也!”

  石达开勒马,望着前方轻蔑一笑,对一旁的李秀成说:“新军上阵,一字长蛇,你看该怎么打?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