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他的珍宝顾梦乔西全文最新章节

他的珍宝顾梦乔西全文最新章节

乖大脸 著

完本免费

《他的珍宝》是乖大脸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辣椒顾梦自上高中以来便是全校男生梦寐以求的对象,但小辣椒手插口袋,谁也不爱,直到学校转来个转校生乔西,乔西长得高高瘦瘦,戴着副眼镜 ,模样要多土有多土,可就这么个土里土气的男生,居然夺走了顾梦的芳心.....

3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06

在线阅读

《他的珍宝》是乖大脸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辣椒顾梦自上高中以来便是全校男生梦寐以求的对象,但小辣椒手插口袋,谁也不爱,直到学校转来个转校生乔西,乔西长得高高瘦瘦,戴着副眼镜 ,模样要多土有多土,可就这么个土里土气的男生,居然夺走了顾梦的芳心.....

免费阅读

  “你未来打算考哪所学校?”

  这种一上来就被提问未来志向的待遇......许甜等人只是庆幸没有被问到。

  顾梦这是今天第二次觉得她父亲的举动有些奇怪。

  他和乔西面对面站着,如果单看服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穿了亲子装的父子俩呢。

  “Royal Academy of Art.”

  顾董事长笑了,果然,这个孩子就是他妻子教过的学生,乔西。

  当初,他妻子曾给他提过意见,凭他的天分,可以去世界上最好的美术学院。

  看来,过了这么多年,这孩子的志向依然没有发生改变。

  “英文发音不错,去了英国,应该不用担心和人交流的问题。”顾董事长夸赞着他。

  。。。。。。

  等顾董事长上楼去工作后,许甜等人才敢说话。

  林文奇拍拍乔西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兄弟,你刚说的那所学校叫什么?”

  “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顾梦回答着他的问题。

  林文奇笑了,“顾美人英文水平见长,看来是有偷偷学过吧”。

  其实没有......

  她会知道完全是因为......她母亲是在那所学校毕业的。

  同样的,她父母的爱情,就是从伦敦这座城市开始的。

  “皇家?”林文奇问道。

  那可真是太不巧了......涉及到皇家这个词的学校,应该是非常好的学校。换句话说,是不能单凭砸钱进去的学校。

  一年半以后,乔西踏上通往英国的航班......而顾梦要饱受异国的相思之苦了。

  “梦姐,你不妨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吧。”林文奇劝着。或许从今天开始学,还能混进那皇家学院,做个旁听生。

  顾梦没有理他,而是带着乔西参观她家。

  三人跟在他们身后,充当最合格的电灯泡。

  顾梦家的二楼过道里挂着不少画。

  乔西显然对这里很感兴趣,他看每一幅画都看得很仔细,其他三人却东看看西看看。

  最终,三人站到了那幅苹果画作旁,小声谈论着。

  顾梦为他介绍,“这里的画有些是我母亲画的,有些是她买来收藏的”。

  乔西留给每幅画的时间都很充分,但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张画着小女孩背影的画作上。

  “这个,应该是我妈妈的学生画的,她开过画室,教过学生。据我父亲说,这是她最有天分的学生画的画,那人画这幅画时年仅四岁。”

  “四岁?”许甜对这幅画充满了兴趣。

  “那他一定是天才。”一般情况下,四岁的孩子画的画应该充满童真童趣,可看这幅画...却像是以为成熟的艺术家画的作品。

  “当然是天才。”

  “这幅画画的是我......他来我家的时候,我应该是在幼儿园上学。我妈妈告诉他,她有个和他一样大的女儿,于是,那位天才仅凭想象就给我作了一幅画,取名《女孩》。”

  “那,后来你们见过吗?”许甜的一句话让她的笑止住了。

  “后来,我妈妈身体不太好了,不能再教学了,画室也由她的好友经营。直到她去世,我都没有机会见一见那个天才。”

  “乔西,你画画画的好,你能看出这幅画是个四岁小男孩的作品吗?”许甜似乎在为他能融入进他们的做着努力。

  “看不出。”

  面对乔西的冷淡回答,许甜并未感觉到有任何不适。

  他能理她一下,就已经是个不错的事了。

  几人看过画后,顾梦带她们上了三楼。

  画室里摆满了各种画作。

  画架上,甚至还有一幅顾妈妈留下的未画完的画作。

  一切都还保留着原样。

  顾梦随手将窗户打开,窗外,梨树上的梨长得很好。

  她家的果树都是留给她母亲写生用的,因而这些画具...她们都不会摘下来吃。而是等她母亲告诉他们,这梨我画完了,她们才会摘来吃。

  这些年,他们父女两个都没想起后院还有果子可以吃,也没谁想去摘果子。

  不过这会儿,顾梦探出半个身子,够到一个长得离窗户很近的梨。

  “诺,这个,做我的画具怎么样?”她拿给乔西看。

  乔西分毫没有做客人的模样,他学着她的样子推开另一扇窗,这棵树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长,顾梦笑了。

  “乔西老师,你运气不佳......这个季节,樱桃树已经不结樱桃了。”

  “恩。”

  顾梦指着画室中的一个闲置画架,“那个,给你用”。

  乔西默默的将画架搬到了窗户旁边,看他的样子,显然是要画这棵光秃秃的果树。

  梦婉也搬了一个画架,就放在他对面,她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至于那个被她当做画具的梨子被她摆在了窗内的台子上,她一抬头就能看到。

  “我觉得这种组合还蛮奇妙的,光秃秃的果树前摆放着一个梨。”

  她不能看到乔西都在画什么,她只能看到乔西在动笔。

  许甜和钟言围在乔西身后看他画画。

  许甜还在小声说着,“这幅画是青年画家乔西的未完成作品,一万起拍。”

  乔西才动了几笔,他会画成什么样还是未知的。

  “十万。”钟言财大气粗的直接叫价。

  许甜捂住了嘴,“你疯了”?

  他没疯......

  他前段时间在拍卖行见过乔西的画,是他参加某项比赛拿了金奖的作品。

  作品名叫《晚秋》,那幅画给人的印象很深,仅透过一场寂寥的秋夜,便能带给人无尽悲凉。

  那幅画最终以22万的价格成交。

  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价格很公道。

  乔西未来可期。

  现在买他的画,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以后会升值多少,就要看乔西以后的名气了。

  林文奇打开了第三扇窗,在窗外,棚里的玫瑰花开的妖冶。

  “顾梦,你家种那么多玫瑰花做什么?”他看过,不管是二楼挂着的画还是这间画室里摆着的画,没有一张上面画了玫瑰。

  顾梦回着他的话,手里的动作却未停下,“我爸喜欢玩浪漫,每次约会必送我妈妈一束花,我妈妈觉得浪费,要他不要再送,后来,他们结了婚,搬到了这个房子里,我爸亲手种了九十九株玫瑰花送给她”。

  林文奇关上了窗,“做你丈夫应该很难”。

  顾梦的梨画的颇为梦幻,她用色大胆,这梨经她一画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顾梦没理他,反而是起身出门去了。

  再过一会儿,她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摆了四个杯子。

  “来来来,喝水。”

  钟言和许甜两人赶紧各拿起一杯为她减轻重量。

  托盘上只剩下两杯水了,可还有三个人没有喝水。

  林文奇不敢伸手去拿,他以为这是对他说错话的惩罚。

  顾梦却说,“林先生,请喝水”。

  在场的人里只有一个姓林的,于是林先生拿起水杯......

  一喝...这水似乎是甜的...还很热。

  梦婉笑了,“这深秋时节天气本就冷,还是应该喝点热水暖暖胃”。

  那甜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因为她一想到乔西,便不由自主的往里面加了两勺蜂蜜。

  加了两勺后又怕他拿不到那个杯子,于是往每个杯子里都加了两勺。

  她期待的看着乔西。

  “乔西老师,喝水吧。”

  乔西看着这个对他笑的女孩,端起了水杯。

  水是热的,喝到胃里是暖的。暖的他那因为握着笔杆而失了温度的手指都变得温热起来。

  “谢谢。”

  “不客气。”她抱着托盘,含笑看着他。

  三人还有什么不懂的,这水啊,不是给他们的,而是给人家乔老师的。他们只是沾了乔老师的光罢了。

  乔西的画画的十分朦胧......

  光秃秃的树上长着一个泛着金光的梨。

  顾梦看看窗外......在现实世界中,这树要是能长梨才怪。

  “这幅画叫什么名字?”虽然他还没画好,但她却想,既然他这样画了,肯定有个主题。

  “还没有名字。”

  “哦~”

  三人看了,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

  而后,顾梦说,“这幅画好像要画很久,不如,你以后每个周末都来我家画画,兴许可以再树长出叶子前画好它。”

  她印象中,母亲画一幅画总要画很久,因而也就认定了他画一幅画也要很久。

  “恩。”

  人们都以为他是为了画同意了她的提议,毕竟他是那样热爱画画。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别有用心。

  或许他小时候是跟着母亲一起来的,因而不记得她家的地址。可他脑海中总是在不断的回忆着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情......他记得正是在这样的房子里,他的老师和她的丈夫一起迎接了他。然后他们一起上了三楼。

  老师对他说了很多她女儿的事,还说有时间介绍给他认识。

  后来,她病了。

  在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画室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画送给了她。

  那时,画是没有名字的。

  现在想来,名字应该是老师取的。

  不过,她们都理解错了,那幅画是送给老师的女儿的,是他送给朋友的礼物。

  既然理解错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他想,再画一幅吧。

  画一幅长大后的她......

  画一幅正面的肖像画。

  乔西是个十分安静的人,只要给他一份画具,他就可以在一间屋子里待上一整天不出房门。

  顾董事长并不知道女儿喜欢乔西的事。

  只以为女儿是和她母亲一样,热爱绘画艺术。

  毕竟,有些基因埋藏在体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显现了。

  他对乔西是顾梦的绘画老师这件事有着自己的理解。

  在他看来,那更像是一种纽带。

  妻子是乔西的绘画老师,乔西是女儿的绘画老师。

  女儿终究还是师承于妻子的。

  两个孩子在楼上画画的时候,他常常出没于花园中,将自己打扮成园艺师的样子,侍弄花草。

  他以为自己会出现在女儿的画布上。

  实际上。

  顾梦还在学习画一些简单的静物。

  果盘中的水果是她最好的模特。

  当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投射到画室的时候。

  顾梦放下了画笔。

  “乔西,我画完了。”

  她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静物绘画,而后等待着乔老师过来点评。

  乔西显然在画油画。

  不过,比起他的画作来说,学生的作业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他放下画笔走至她身旁。

  他不过看了几眼便发现了这幅画的问题所在。

  于是,他垂眸在她的画板周围寻觅着橡皮擦的下落。

  顾梦了然,随手从桌上拿过一块橡皮递给他。

  两人指尖相碰之间,她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指尖冰凉。

  现在已经是12月了,乔西还穿着单薄的秋装。

  屋内虽然很温暖,可他画板旁的那扇窗开着,她坐得离他不远,因而也能感受着冷风呼啸着从窗外跑到屋内来。

  他需要一点热饮。

  这是顾梦的第一反应。

  可当她站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乔西却抓住了她的手。

  有人说,钢琴家的手很漂亮。

  顾梦却说,乔西这双画家的手才最美。

  被乔画家的左手抓住时,她的心是慌乱的,紧张的。

  只差当场就单膝跪地,虔诚的问一句,乔西,你愿意嫁给我吗。

  两人的视线终究还是对上了。

  乔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双眼满是你要做什么去的迷茫。

  “我去给你拿点喝的。”顾梦解释着。

  不知为何,在接触到这样的眼神后,她总有一种抛弃了糟糠夫的负罪感,因而连解释都变得十分苍白。

  “先改画。”

  乔西说完后,顾梦又老老实实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乔西拿着橡皮擦,轻轻的擦净了画上的一小部分。

  他做完这些后却并未离开,而是站在她身后盯着她的画板看。

  很显然,他是要看着她改。

  顾梦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左手止不住的想往头发上放...生怕心上人看出自己的发型有凌乱的迹象。

  她那握着铅笔的右手显然很用力,当铅笔在纸上发出沙沙声响后,站在她身后的乔西微微弯下了腰。

  接着,他那冰凉而后美丽的手抚住了她的。

  顾梦是在懵懂中改完了这幅画的。

  在那些时间里,她差点忘了呼吸。

  乔西却在帮她改完画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心无旁骛的,继续拿起画笔在画布上勾勒出美丽的景色。

  两人是面对面坐的,顾梦可以透过画板看清他的脸。

  说好了给他拿喝的......

  阿姨本来在准备午饭的,可看到她在一旁鼓弄咖啡机。

  “小姐,需要帮忙吗?”

  往常,她家小姐从不会亲自做这些事情。

  “不用了,谢谢。”

  很快,她便做好了两杯咖啡。

  咖啡的香气恰巧传到从花园里回来的顾董事长鼻尖。

  他边向厨房走着边说,“给我也倒一杯咖啡”。

  可当他走进厨房看到做咖啡的人是谁后,脸上的表情与家里阿姨的如出一辙。

  顾梦只拿走了一杯咖啡。

  等她走后,顾董事长才试探的问着阿姨,“剩下这杯,是给我的”?

  阿姨也不知道,但她还是说了,“小姐从小就不爱喝咖啡”。

  于是,顾董事长人生中第一次喝到了女儿做的咖啡。

  他将咖啡杯端起,并用另一只手在上空扇扇风,“这咖啡都真香,以后都给我这种咖啡”。

  ————

  顾梦送完了咖啡也没想再画一幅画了,于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他身后看他画画。

  在这期间,她又想到了一些看似非常不合理的事情。

  像手把手的教学生这招,他经常用吗?

  虽然,她的确觉得心动。

  但同样的场景放在另一个女生身上,那个女生,应该也会心动的吧。

  她喜欢乔西没错。

  可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确认过一点,乔西他...有没有女朋友。

  “乔西,你一共教过几个学生?”她像是话家常一样的,温柔问着。

  乔西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但他依旧回答了她的问题。

  “以前没教过。”

  “你是第一个。”

  顾美人偷偷笑了。

  “那你以后准备收几个学生,会分普通学生和关门弟子这种吗?”

  即便会,那我也是你坐下的大弟子。

  师傅理应最疼爱自己的第一个徒弟。

  乔西显然从没被问过这种问题,因而他放下了画笔,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她,道,“我不会再收学生,我教你也只是因为......”

  他想到,她兴许都不知道那些事,所以,还是不说了。

  “因为什么?”顾梦问的急切。

  因为你是老师的女儿。

  他虽然不懂人情世故,可过了这么多年,再想到老师,他却依然会有心痛的感觉。她是老师的女儿,她的心痛只会比他更深。

  所以,他不想在她面前提起老师的事情。

  “因为我们是同桌吗?”顾梦笑的灿烂。

  乔西在对上这样明媚的笑容时,竟然第一次觉得,保守秘密是一件值得的事情。因为他见到了世上最明媚灿烂的微笑。

  他想,构思中的那幅肖像画...他知道该怎样动笔了。

  乔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就继续画画了。

  在顾梦心中,他默认了那种关系。

  在乔西心中,没有回答便不算骗她。

  顾梦安静了一会儿。

  而后又问。

  “我接下来要画什么?还画静物吗?”

  乔西随手从果盘中拿出一个橘子放在桌上。

  顾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拿着铅笔转了几圈,而后铅笔在纸上跑的飞快。

  往常她画一幅画需要半天时间,而这次,她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乔西,我画好了。”

  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欣赏自己的作品就开始呼唤坐在她对面的乔西。

  接下来,她便开始期盼改画的环节了。

  这次,乔西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重画吧。”

  三个冰冷的字眼像是冰箭一样刺入她心里,于是,她觉得浑身都像是在冰河里游了一圈似的。

  于是,她下楼去找毯子将自己围起来。

  可想到穿得单薄的他...她又多拿了一条给他。

  就算他冷漠。

  可他还是她喜欢的人啊。

  她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冻死吧。

  当她推开画室的大门,却见乔西坐在了属于她的位置上,拿着铅笔涂涂画画。

  “不是要重画吗?”顾梦将带来的那条毯子披在他背上,接着又像是防止毯子滑落一样,双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

  乔西却显得很有耐心,继续在纸上涂改着。

  先前那副潦草的静物画经他的手一改,显然成为了可以悬挂在厅堂中的艺术品。

  他虽然没有回答她的话,却用实际行动像她展示了什么叫化腐朽为神奇,什么叫画画坏了怎么办?没关系,让乔老师再改改就好了。

  “下午再画吧。”

  他也是这时才意识到两人的动作,当他转头看向顾梦时,她笑嘻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乔老师,天冷。”

  她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可他显然已经都懂了。

  关于乔西为什么改变主意。

  那是因为他在看到顾梦离去,以为她生气了。

  老师说过,她的女儿养的有些娇了,需要哄着才行。

  乔西便想,自己对于只因为兴趣爱好才学作画的顾梦实在有些苛刻了。帮她改一副画比他重新画一幅更费时间且毫无意义,但他还是那样做了。

  顾梦,已经失去很多了。

  他看着她举着那幅画在画室内走动,似乎想要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那份快乐就清清楚楚的摆在她的脸上。

  他的眼神中含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笑意。

  他喜欢这样的她,他喜欢看她笑。

  他不想对她的印象永远是葬礼那天,面无表情脸色苍白,任凭眼泪在脸上肆意流动的可怜娃娃。

  “乔老师,我的画就挂在这里,你的画就挂在这里,怎么样?”她似乎终于找好了位置,和他招呼着。

  乔西轻轻点头。

  接着,少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呀”了一声。

  “我忘了,你的画要拿去卖的,不能挂在这里了。”

  她的表情很是遗憾。

  乔西刚想开口说这画送她,就见她又笑了起来。

  “那,以后乔老师的画就都卖给我吧,反正我家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挂你的画。”

  她说着又走到他身边细细打量着他的画,而后神神秘秘的说,“虽然用钱来衡量艺术作品是种不礼貌的行为,但既然它日后会成为商品,我还是想要冒昧的问一句,这幅画多少钱啊?”

  “两万。”

  顾梦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

  乔西以为自己随口说的数字太高了,于是想改一个。

  只听顾梦又说,“乔西,你没有当商人的天赋,连我都能看出来,这幅画比那幅《苹果》画的更好,而且,钟言也说过,艺术品的价值不能只看一时,你以后会成为很有名的画家,所以,这些潜在的价值也应该算上。”

  “至少也值五万吧。”她说着。

  乔西没有反驳什么,五万买他一幅画......她应该不会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