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武侠 → 少主今天打脸了吗孟长安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少主今天打脸了吗孟长安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执念啊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孟长安和李秋白展开故事情节的武侠言情作品《少主今天打脸了吗》是由作家执念啊所著,小说讲的是孟长安为拯救家族被迫女扮男装替兄成婚,那新婚之夜的魔教少主孟长安和公主殿下李秋白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偏执傲娇的孟长安最终会被李秋白的心所暖化吗?一起走进少主的真香打脸现场......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1/18

在线阅读

以孟长安和李秋白展开故事情节的武侠言情作品《少主今天打脸了吗》是由作家执念啊所著,小说讲的是孟长安为拯救家族被迫女扮男装替兄成婚,那新婚之夜的魔教少主孟长安和公主殿下李秋白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偏执傲娇的孟长安最终会被李秋白的心所暖化吗?一起走进少主的真香打脸现场......

免费阅读

  “属下护驾来迟,还请殿下责罚!”

  单膝跪于李秋白身后自行请罪的侍卫长于禁未得公主殿下的回应,也不敢擅自起身。顺着公主殿下的目光往侧殿屋顶看去,看出殿下的目光只是胶在了屋顶上孤身作战的驸马身上后,于禁才反应过来,连忙问了一声:“可需属下派人上去帮帮驸马爷?”

  如此,沉默已久的李秋白才肯开了口。

  “不用了,难得她能玩得那么起劲,让她练练手也好,你先起来吧。”

  今夜藏身在这寝殿之外的,除了一开始中了孟长安暗算的两道黑影与叶千郇,还有另外两名黑衣人在底下暗中摸索着。

  当孟长安出现在屋顶时,底下那两人便已心知不妙了。他们正准备放弃继续往书房摸去的想法,趁着孟长安无暇顾及他们时默默撤离,再伺机回来。结果竟是被孟长安徒手丢来的薄刃拦住了去路。

  她那看似随意的几个动作,竟是将那四片薄刃精准打在了每一个人的跟前。

  “就凭你们?来了还想走?”

  那嚣张的姿态,终于还是惹怒了今日偷偷潜入公主府的这几名黑影。

  一名黑影中招丧命后,另外三人更是怒不可遏,加之院外侍卫已闻声赶来,原本还在底下的那两人不过犹豫了稍许,便已默契地一同翻身上了屋檐与孟长安缠斗着。

  既然走不掉了,那怎么着也要给这个坏了他们好事的驸马爷一点教训吧?

  只可惜,自幼就在刀口舐血的孟小少主却是没能满足他们的心愿。

  见孟长安以一敌三还游刃有余,甚至还玩得不亦乐乎,李秋白才放心的从她身上收回了目光,回头看向了被侍卫们扣押而来的叶千郇,“哟,居然还有个活口在啊。”

  被强迫着押来跪在公主殿下面前的叶千郇闻言后,连忙讪笑着解释道:“嫂子莫要误会了啊!我可不是刺客啊!我……我只是想来喝一口你跟何兄的喜酒而已!”

  “嫂子?谁是你嫂子?”

  李秋白轻嘲一笑:“乱攀皇亲可是重罪啊,这嫂子二字岂是你能随便喊的?”

  跟那姓何的喜酒?真是笑话!

  说罢,李秋白又幽幽往叶千郇身上的夜行衣斜了一眼:“还有,就你这身装扮?你确定是来喝喜酒的?”

  那一声冷笑,听得叶千郇寒意顿生。

  得了,这下子“嫂子”二字他也不敢再乱喊了,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误会误会!在下跟他们真不是一伙的!实在是因为府中门卫见不到请柬就不让人进,不得已之下才会出此下策的,还望公主殿下开恩啊!”

  李秋白略微挑了挑眉,“哦?那照你这意思看来,会逼得你做这梁上君子反倒还是本宫这公主府门卫的错咯?”

  叶千郇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哎呀,看来这公主殿下不像是个好相与的啊。

  果然,还不等他想好应该如何回应,那公主殿下随手一挥,便已无情地开了口。

  “此人形迹可疑,居心叵测,先将其押入地牢,严加审讯!”

  “诺!”

  不错,就算李秋白心里明白这年头是不会有哪个刺客会像这家伙一样厚着脸皮求饶的,她也还是不想轻易放过这个扰了她洞房花烛夜的家伙。

  眼见就要被人拖到那种不见天日或许还放满了刑具的地牢,叶千郇顿觉慌乱,连忙赶在被侍卫们将他架起身来时连声唤道:“冤枉!冤枉啊殿下!”

  察觉到身后那两名侍卫的动作因此有了些许的停顿后,叶千郇便不再犹豫,直接就当众喊起了冤来:“这都是误会啊殿下!草民真不是歹人啊!草民此番特地前来其实是有要事相禀的!今日与您成亲的这位驸马,其实并非是青阳门少门主何长平,而是贼人假扮的假驸马!还望殿下明鉴!莫要被这假驸马骗了去啊!”

  在这情急之下,叶千郇可是扯开了嗓子喊出声的,以至于这满院的侍卫都将他所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耳中,一时之间竟都怔愣在场,各有所思。

  假驸马啊……

  若此事属实,这可就是欺君之罪了啊!

  角落中一名身形矮小的侍卫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怕被身旁的同僚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他又连忙绷起了脸,低头掩下了眸中的寒光。

  正巧,此时那位假扮驸马的“贼人”孟长安刚好也已经解决了屋顶上的最后一人,恰好在叶千郇开口之时翩然落地。

  孟小少主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拉下了水。

  现在再杀人灭口,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孟长安不悦地皱了皱眉,早知如此,方才她就不会念在他看起来像是自家兄长友人的份上而饶他一命了!

  这一番话要是传了出去被宫里那位听到了,那她还能见到明日的太阳吗?

  公主府中人多口杂,叶千郇那一番话,若是让有心之人听了去,免不了孟长安会落了个欺君之罪。

  李秋白眉心微蹙,目光落在叶千郇身上时,已添了三分冷意。

  一旁跟随李秋白已久的侍卫长于禁感受到自家主子的不悦后,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对着那群不知所措的手下们斥了句:“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这臭小子拖下去啊!”

  率先回过神来的两名侍卫连忙继续了原先拖人的动作,连声应道:“是是是!”

  谁料,这时李秋白竟是抬手唤了句:“慢着。”

  见公主殿下唤停了,叶千郇正要高兴,却不曾想还未等他笑出声来,这女人又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了句:“把他的嘴堵上,再继续拖下去。”

  叶千郇:???

  他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这种时候公主殿下难道不是应该要为了彻查真相而将他留下来再详问几句的吗?这种恨不得立马杀人灭口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叶千郇还未想通关键,便见公主殿下已经收起那张冷脸换上了盈盈笑意,径直走向了一旁那位沉着脸默不作声的假驸马,取出怀中锦帕为她细细擦拭起了脸上残留的血迹。

  “瞧你这不小心的,身上脸上怎么全都沾上血了。”

  那语气中的满满柔情,听得叶千郇鸡皮疙瘩瞬间就掉了一地。

  回想起原先顺着那琉璃瓦片间的缝隙看到这两人相拥的画面,叶千郇顿觉不妙。

  糟了,这该不会是对狗男女吗!

  不过瞬息,叶千郇脑中便已跳出了诸多猜测。

  他那可怜的何兄该不会就是因为这对狗男女动的手脚才会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吧!

  那这下子是真要完了吧?

  思及此,叶千郇可谓是欲哭无泪了。连何兄都不一定能脱身,更别说是他这个看起来像是特地来砸场子的人了!

  如今的叶千郇已心如死灰,无力再多做反抗,只能绝望地任由着身后侍卫将他拖离了这间院子。

  如此,孟长安才硬生生忍住了想要追上去拍歪他脑袋的冲动,冷哼一声后方从叶千郇身上收回了目光。

  看着身前替她细心擦拭血迹的公主殿下,孟长安已不由自主地收起了那一身的戾气,小声嘀咕了一句:“早知道那家伙话那么多,我就不留他性命了……”

  孟小少主那略带委屈的懊恼模样实在是难得一见,倒是让公主殿下忍不住看笑了。

  将手中那块好似染上片片红梅的锦帕收进怀中安放妥帖后,李秋白才缓缓的扬起了手,安慰似的揉了揉小少主的脑袋,“不要紧,若你想反悔,我们随时都能去地牢送他一程。”

  孟长安眸光微亮,竟是认真地开始思考起此事的可行性了。

  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夫唱妇随吗……

  一旁的于禁不禁打了个颤,他生怕自己再知道些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连忙赶在李秋白将他打发走前主动请缨道:“属下这就派人去暗中探查看看府中还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

  响箭传讯,显然是这公主府内还有那帮人的其余同伙。

  李秋白的目光仍还停留在孟长安身上,连头都没回,便已应道:“不用暗中探查,你尽管大张旗鼓地去查便是。”

  于禁愣了愣,不解问道:“可是……诸位皇子与朝中大臣们皆还在前厅喝着喜酒未曾散去,若是今夜的消息走漏了,岂不是……”

  能对府中地形如此熟悉,避过外头那层层守卫与巡逻士兵摸到寝殿来的,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

  李秋白勾了勾嘴角,眸中已满是精光:“今夜的动静不可能不流出任何风声。如今要的就是他们都知道公主府进刺客了,总之,不管还有没有漏网之鱼,你这声势都要给本宫做足了!”

  看着李秋白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孟长安就知道今夜这事无需她多做担心了。

  于禁向来忠心,就算他不明白公主殿下心中所想乃是为何,他也还是领命照做了。

  “属下这就去办!”

  虽说今夜是大喜之日,大家也是得了公主殿下的令才会放松了府内的守卫与巡逻,可这一放松竟是接连放入了五个贼人,他这侍卫长还是等到闹出动静后才知道的消息,的确是他失职了。

  没跟叶千郇一起被公主殿下丢到地牢去,于禁已经是在心里头千恩万谢了,如今还被公主殿下委以重任,他自是要干得更加卖力的!

  不等院中侍卫处理完残局散去,安置完宫人们的月初便已闻讯赶了过来。

  “殿下!没伤着吧?”

  匆忙赶来的月初连气都还没喘匀,就想着要去探查李秋白的情况了,倒是让一旁的孟长安看得忍不住笑出了声。

  此时的孟长安已然恢复了原先那慵懒随意的姿态,不等月初触到李秋白便已笑着打趣了一句:“月初姑娘,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让殿下先受伤啊!”

  李秋白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见李秋白的确不像是受伤之人,月初才猛地松了那口气,欣慰应道:“不错不错,看来驸马还算说话算话,当真是好好护着我们殿下了!但愿驸马往后也别忘记啊!”

  小丫头那眼里的期待与兴奋,让人想忽视都难。

  “你这丫头啊。”

  李秋白无奈地笑了笑,没再给月初继续多嘴的机会,她便已主动牵起了孟长安的手腕,朝着寝殿走了去,“先去替驸马备水沐浴吧。”

  纵然公主殿下语气极为平淡,可那一瞬间她嘴角那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却还是没能逃得过月初的眼睛。

  哟,看来今夜这刺客也许是福不是祸啊!

  替驸马备水沐浴么……

  好似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月初眼眸顿时一亮,兴奋应道:“月初这就去准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