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校园 → 蒋落骆生白小说完整版全文最新章节

蒋落骆生白小说完整版全文最新章节

大江流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蒋落骆生白的小说是《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是由大江流原创所著的校园文,讲述了可爱小学霸VS成熟稳重霸总之间的故事,蒋落第一次遇见骆生白,第一印象是英俊的混混。后来,蒋落被这个英俊的混混救了。再后来,蒋落将骆生白带回来,才知道原来他是爸爸的死对头。爸爸怒吼:“你来干什么!你个龟儿子生意场上跟我作对,还敢追我儿子?”骆生白从善如流:“爸,您骂得对,我就是您儿子,未来的女婿。”

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20

在线阅读

  智能火提供大江流大神最新作品《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最新,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无弹窗,主角叫蒋落骆生白的小说是《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是由大江流原创所著的校园文,讲述了可爱小学霸VS成熟稳重霸总之间的故事,蒋落遇到骆生白,是在下晚自习的烧烤摊上。一群黑衣混混聚餐,英俊的男人端坐正中,虽不说话却气场十足。蒋落偷偷瞧了他好几眼,没想到等烧烤的间隙,被旁边混混恶意打量。手足无措之际,男人抬头发了话:“小孩,你看什么看?还不回家念书?”后来,蒋落被人堵在巷子里劫持。也是骆生白救了他,轻笑:“哥哥又救了你一次,你想怎么报答哥哥?”蒋落红着脸:“就……那什么……以身相许?”再后来……蒋落把骆生白带回了家。爸爸怒吼:“你来干什么!你个龟儿子生意场上跟我作对,还敢追我儿子?”骆生白从善如流:“爸,您骂得对,我就是您儿子,未来的女婿。”

免费阅读

  七点五十分,骆生白到了机场。

  红姐虽然红,但她的粉丝大多上了岁数,都是佛系追星,显然不如新生代流量们的粉丝那么狂热。只有几十个人等在一旁,骆生白不想凑一起,找了个离着稍远一点地方站定了。

  到了八点左右,红姐就带着助理推着箱子走了出来。

  这个地位和岁数的女明星,已经不需要机场秀了,所以她穿的挺低调的,就一件黑色的系带风衣。

  可搁不住她个人条件太好,一米七的身高,肤色白皙没对手,一头黑色大波浪,外加墨镜红唇,一走出来,大家就看到她了。

  粉丝们立刻围了上去,送花说话。

  红姐早就看见骆生白们了,冲着他歉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收了花,开始跟认识的粉丝打招呼,不但签了名,骆生白还听见她叮嘱助理,“这会儿挺早的,你们没吃饭就过来了吧,你联系个餐厅让他们把早饭吃了。”说完又叮嘱粉丝,“不吃早饭可不行,伤身体的。以后别这样了,我这个年纪不讲究接机这种事了。”

  那边粉丝感动的都快哭了,宋元明忍不住感叹,“我也见了不少明星了,可红姐真是独一无二。明明从年轻就是烈焰红唇风情万种的大美女,可待人却这么亲切,怪不得人缘这么好,还有独一无二的女儿儿子粉。”

  骆生白嗯了一声。

  过了十几分钟,她才带着人过来,一到跟前就冲着骆生白开玩笑说,“哎呀,你接管了公司,我待遇提高了不少。你爸可从来都不接我机的。”

  骆生白就笑笑说,“我爸那是有心无力,他岁数大了。”

  红姐一脸你就开脱吧的表情,不过也没说什么,跟着上了车。到了车上,她才说起这次拍卖会的事儿,“我早年见过乔家一件东西,一直很喜欢,这次听说要拍卖了,没想到还没名额,只能麻烦你了。”

  她是聪明人,一下子就解了骆生白的疑惑,毕竟乔家藏品并不出名,她这么执着也挺奇怪的。

  红姐还笑着说,“我势在必得呢。你可得帮忙。”

  骆生白当然应了好。

  拍卖会九点开始,骆生白挽着红姐到门口的时候,来的嘉宾已经过半了。虽然说只请了十二位,但其实每个嘉宾都可以带同伴的,所以拍卖会场并不冷清,大家正三三俩俩的凑在一起说话。

  骆生白进来,不少人就冲着他点了头,只是看到他身边的红姐,虽然没表示出来,但骆生白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诧异。

  放眼看去,都是商圈里的人,红姐这样的明星,是独一份。

  纵然明星知名度更高,但显然在这些商界大佬眼中,并不算什么。好在红姐身经百战,骆生白打招呼,她则很是自在的找了位置坐下,也不显得尴尬,等着骆生白应酬完回来坐下,她才歉意的说,“好像给你添麻烦了。”

  骆生白并不在意,到了他们这个份上,大家都有分寸的,并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困扰。

  当然,骆生白忘了,大佬们不在意,夫人们却很在意,“骆生白怎么带了个明星过来?没听说他跟娱乐圈的人走得近啊。”

  有人就解释,“是他们的代言人,都五十多岁了,就是看着年轻。”

  这位夫人又说,“我当然认识尚红,我是说,他不是喜欢小明星什么的吧。”

  几位夫人就担心起来,毕竟骆生白可是圈子里最红的钻石王老五,看中他的岳母们有的是。

  倒是井国伟,因为站的地方离着夫人们都近,所以将她们的话听了个全。他没闺女,自然不着急,还发微信给老婆说呢,“我没瞧着骆生白哪里好啊,天天臭着张脸,脾气一瞧就不怎么样,我要有闺女绝不考虑他,怎么这群太太这么喜欢他呢。”

  苏安荔很快回了条微信,“那是你嫉妒。”

  井国伟:……

  九点整,拍卖就开始了。

  拍卖师是个一笑有两个酒窝的年轻男子,口才很好,明明是乔家家业衰败,不肖子孙不得不变卖家产度日,却偏偏说成了分享,照顾大家,好在大家都见惯了这种鬼话连篇的场景,谁也没当回事,很快,拍卖就开始了。

  骆生白是进门才拿到拍卖手册的。

  如今正好翻一翻,别说,作为最早发家致富的乔家,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什么字画玉石都是好东西,足足十五件。

  骆生白不知道红姐看上了哪个,扭头想问,结果就瞧见了红姐面前那幅画。

  那是一幅《送友图》,乃是著名画家石原先生的作品,按着骆生白的了解,差不多要两千万的价格,算是今天这些拍品里比较抢眼的了。

  这会儿红姐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它,从侧面看,骆生白甚至隐隐约约,看到了眼角的水光。出于礼貌,他扭回了头,安静地等待着拍卖开始,不过内心里也将乔家人捋了一遍,看看跟红姐有什么关系。

  乔家原先是做电子产品的,但随着科技进步,他们又不舍得往里面投钱,所以十年前就不行了,一直在坐吃山空。先是卖了厂子,后来又卖了公司股票,如今开始变卖藏品。

  乔家人不多,老爷子一共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早就意外去世了,儿子继承家业,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阔少爷——现在都五十了,应该叫阔老爷,不过家里有个河东狮,所以倒是没什么绯闻。

  哪里看,都和红姐没什么关系。

  他想着,那头拍卖已经开始了。东西都不错,而且来的大部分人还是有点扶贫的想法的,所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有部分流拍的,但也有几样卖出了好价钱。很快就进行到了《送友图》。一直沉浸在某种情感中的红姐,猛然精神了起来。

  《送友图》的起拍价就是一千一百万,一次五十万加价。

  这画的确是珍品,所以看上的还不少,一落锤就有七家举牌,骆生白看了一眼,其中最高就是海成实业的井国伟,上来就报了1200万的价格。

  显然,这价格没什么优势,几乎是瞬间,在拍卖师的问询下,就有人将价格加了上去。

  1250、1300……2500……

  一直到这里,七家就剩下了两家,井国伟和红姐。

  2500就是井国伟报出的价格,已经是这幅画的正常价值了,主持人已经开始再次问询,是否还有人加价。

  红姐很快就举起了手,骆生白听见拍卖师报价“骆生白先生三千万”。

  这价钱一出,纵然大家都很体面,不会发出惊呼的声音,可也能从拍卖师的兴奋看出价格有多出乎意料,他的声音几乎提了八度,激动地不停说,“骆生白先生出价三千万,还有没有人再加?”

  骆生白都觉得十拿九稳了,毕竟,在场的都不是冤大头,石原先生的画存世的并不少,犯不着多花钱盯着这一幅。

  没想到井国伟很快又举起了牌子,拍卖师很快报价,“井国伟先生三千一百万。”

  这下,大家都知道,井国伟起码是很喜欢,顿时,不少余光看向了他们两边。

  骆生白依旧气定神闲坐在原地,没有干预红姐的意思——拍卖场是最公平的,他不觉得井国伟会因为这个生气,走到井国伟这个位置的,怎么可能分不清场合?

  倒是红姐,这么高的价钱,几乎不假思索,又举起了牌子。

  顿时,拍卖师的声音都抖了,“骆生白先生三千五百万”。

  这价钱可是比正常价钱高出了一千万呢。

  大家齐齐看向了井国伟,瞧他是不是再出价?连拍卖师也拉长着声音不停地看着他询问,“骆生白先生三千五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骆生白先生三千五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

  一般人都受不住这种针对。

  有钱人其实挺要脸面的。

  井国伟倒还好,一脸镇静地看着拍卖师敲下了第三下锤子,板上钉钉了。

  这幅画卖完后,后面的东西就没这么惊心动魄了,不过十二点拍卖会就结束了。买了东西的要付钱,井国伟什么也没买,就直接回公司了。

  半路上,苏安荔给他打电话,“画买了吗?”

  这会儿没外人,井国伟也不装大尾巴狼了,给老婆抱怨,“没有,让骆生白买了。那小子就是个小王八蛋,跟他爸一样,看上的东西死咬着不松口。”

  苏安荔回他,“你就是没买到,心里不爽罢了。”

  井国伟就说,“他傻我又不傻,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往水里洒,石原先生那么多张画,哪张不行?有那钱,我给落落买豪车给你买个大钻戒不更好。”

  苏安荔忍不住就笑了,甜蜜蜜的叫了声老公。

  井国伟舒坦的不得了,还非要找回面子,“这会儿还是骆生白好啊。”

  苏安荔简直受不住他这醋味了,训他,“你傻啊,我比他大十几岁,你也没个闺女能嫁他,你天天醋个头。”

  井国伟一想也是,顿时闭嘴了。

  挂了电话,老友那边就打了电话来,跟井国伟说,“打听蒋小雪的人,你也认识,是骆生白。”

  井国伟忍不住叹了句:怎么今天就跟骆生白过不去了。

  不过是他井国伟也就放心了,他姨母蒋小雪跟骆家有点渊源,骆生白找她必定不是为了蒋落的事儿,只是,井国伟多想了一句,那事儿骆新国瞒的死死的,骆生白怎么突然知道了?

  倒是蒋落,下午放学的时候,趁着晚饭时间,专门跑去了玉成烧烤。

  这会儿不是吃烧烤的点,只有老板和几个服务员在准备着,蒋落实在是扎眼,一过来老板就瞧见了。

  老板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皱眉问他,“你这孩子,我昨天不说让你最近别过来吗你怎么又来了?”老板就说他,“赶快走吧,最近别过来了。”

  蒋落知道老板是好意,连忙说了声谢谢,才又说,“我就是想知道,那些人都是谁呀,我以后躲着点。”

  一听是这个,老板才松了口气,连忙跟他说,“他们是国成安保的。说是保安公司,其实原先就是混混,那小子的爸爸我还认识呢,原先就是在街上收保护费的,不学无术。我瞧着那小子也不怎么样,你离着远点。”

  蒋落将国成安保记在了心里,又谢了谢老板,另外想起了胖子板凳馋了不是一两天了,就跟老板要了十串烤翅十串牛肉,不要辣椒的那种。

  等着他回去,胖子瞧见烤翅眼睛都快掉下来了,一边叫着还是哥们好,一边就开始啃,中间还要嘟囔一声,“你怎么也不要点辣椒。”

  蒋落说他,“拉肚子了,难受的可不是我。”

  胖子就闭嘴了。

  蒋落趁机问,“我刚刚问了问,老板说他们是国成安保的,你妈那里能不能查到他们的人员名单啊。”

  胖子原本吃的挺香呢,这会儿也不香了,“感情不是专门给我买的啊。”

  蒋落伸手就抢,他哪里舍得,立刻抱在怀里护着,求了饶,“大爷,你是我大爷,我两年了,好容易吃一次,我错了。我回去就给你问,安保公司都有备案的,不过都是管理人员,下面的人没有。”

  蒋落想想,男神也不像是小喽啰,于是点点头,觉得找到男神有望了。

  因着这个,晚上回去的时候他都特高兴,今天姨奶奶回来了,正在厨房忙活,瞧见他就把准备好的夜宵端了出来,还忍不住的说他,“你这孩子,爱吃鸡蛋也不能这么吃啊,我走的时候刚买了一袋,二十个呢,两天你都吃光了,胆固醇呀!”

  蒋落:……他终于知道他爸浪费了多少了。

  二十串烤串打底,胖子速度飞快,第三天就发给了蒋落几张模糊的照片。

  那照片像素堪比九十年代,蒋落一双大眼睛都快瞪瞎了,才依稀看清楚。他一边抱怨一边看,“你这是报复我没给你烤串放辣椒吗?这么不清楚。”

  胖子哼哼说,“你知足吧,我为了这事儿,偷偷跑到我妈办公室查的,差点被发现。”

  蒋落一想到胖子天天被管的跟圈里的猪一样,去他妈办公室一趟真不容易,不由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声好兄弟,接着瞪着大眼看手机。

  第一个就认识,就是坐在男神身边,色眯眯看他那个,叫赵虎,是董事长兼法人。

  蒋落虽然挺讨厌他的,可顿时觉得有希望,立刻向下接着看去。国成安保一共十二位主要管理人员,都有照片,很快蒋落就看完了,然后整个人就沉默了。

  没有,男神不在里面。

  蒋落其实知道,什么事都不能抱有太大希望,可是真发现,唯一找到男神的法子不管用后,他还是忍不住失落起来,捏着手机问胖子,“你不会没拍全吧,我就瞧见它们坐一桌的,都是一个公司的,总不能就他一个人不是吧。”

  胡千翼就说,“就这些,前后我都翻了。”他还挺好奇的,“你到底找谁呀。”

  蒋落哪里能说找男神,扯了个理由,“好像是小时候认识的一个哥哥,两家断了联系,我瞧见了就想找到。”

  这理由挺好接受的,胖子一边接过了手机,一边安慰蒋落呢,“说不定哪天又碰上了呢。”

  蒋落还没说话,就听见后门那儿一声喝断,“胡千翼,手机交出来。”

  这声音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老班。顿时屋子里的人都坐直了,蒋落也挺不好意思看了一眼胖子。

  胖子一脸的我靠的表情,大概没想到老班下课也突袭。

  这会儿老班已经大步走进来了,将手放到了他面前,胖子不得不交出手机,可没想到还没完呢,老班冷酷无情的冲他抬抬下巴,“去后面站着。”

  胖子顿时不干了,“为什么呀?我没反抗,都交给你了。”

  老班就说,“为什么?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你自己不好好学,这次数学才考了六十,还带坏蒋落,你当我没看见你给他看手机啊。”

  这会儿分还没出来呢,胖子也是第一次知道,居然才六十?他是一脸的震惊。

  那头老班已经结束了这次对话,扭头冲蒋落就放缓了声音,“蒋落啊,想放松就下去逛逛,看手机对眼睛不好也解除不了疲劳,知道吗?”

  瞧着老班那副亲妈脸,胖子彻底死心了,扭头去了后排站着。

  高三学习一向是忙,老班敲打了一下子,外加开学摸底考成绩下来,除了蒋落这个常年第一保持了水准,其他人简直是惨不忍睹,大家都立刻收心安静下来。

  蒋落虽然挂着男神,可也没到什么也不顾的阶段,他虽然对清大把握不小,还是不敢懈怠,在每天的上课中,在一日八张卷子的压力下,也就能偶尔看看男神的画像。

  胖子又偷偷去了一趟他妈办公室,回复是上次拍照没有拉下的。蒋落下了晚自习,也偷偷去了几次玉成烧烤,倒是男神没见到,却远远看见了一次赵虎。

  他本就对安全很敏感,这下,再也不敢去了。

  倒是张建设也一直没再过来,板凳去打听了一下,原来宋依依出去玩碰到个小瘪三调戏,张建设瞧见了跟人打架进看守所了。

  蒋落:……这是高三吗?

  不过,原先蒋落对张建设印象真不咋地,可多少有点改观了,能为爱情执迷不悟,也是个优点,忍不住评价了一句,“怎么这么一条筋啊。”

  很快就到了九月底,见到男神的第二十八天,马上迎来十一三天假期,同样迎来的,还有一天的月考。

  蒋落倒没什么,他是去年才转过来,对这所学校的传统一无所知,倒是胖子板凳他们,早就唉声叹气上了。

  蒋落还挺好奇的,于是胖子给他解释了一番,“一中老传统,进了高三就贴双榜。上次成绩和这次成绩并列,进步了还好,退步了就……”

  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想也知道有多惨。

  胖子觉得紧张,蒋落也有点紧张了。

  晚上他爸给他打电话,他都没大有时间,一边写卷子一边嗯啊,井国伟说,“儿子,放三天假呢,想去哪里玩?出国有点仓促,要不找到人少的景点玩一玩?”

  蒋落其实不太想去,主要是太不自在。

  暑假那种大假期还好,直接出国,出去后地广人稀的,外加安保能跟上,就挺放心的了。可这种小假期,就算是去名胜古迹,他也不能真逛。上次去西湖,他住在了挨着西湖的饭店,看了三天窗景。去昆明去九寨沟去各种地方,他的待遇几乎都一样。

  那还不如在网上看视频呢。

  起码还在自己家里,舒坦点。

  他想着这些,他爸已经开始挑地方了,“要不去长白山,那边森林里有座民宿,很是漂亮,咱们包了就行。”

  蒋落都听不下去了,站起来跟他爸唠叨,“爸,我想去长白山是想看天池,看林子哪里没有啊。我坐飞机倒汽车还爬山,还……”

  他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楼下有个人。

  姨奶奶家是独门小院,又位于小区的西侧,再往西就是高大的院墙了,所以除了自家人,一般没人往这边来。

  而这人这会儿都在门口站住了,显然不是走错了路,应该就是冲着他家来的。

  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姨奶奶已经睡了,那么一个大男人站跟前晃荡,蒋落就有点不太放心。

  他不好跟他爸说,怕他爸担心,“爸,我先做卷子了,明天考试呢,我得早睡。”

  这么一说,井国伟立刻不说了,“那好,我和你妈先看着,到时候给你选,早点睡啊。”

  他爸那声睡结束,蒋落已经到了二楼的书房了。

  虽然说是书房,可其实蒋落和姨奶奶都在自己屋子里看书,这里就成了监控室——他爸对他实在是不放心,因此家里布控的特别严格。

  挂了电话,蒋落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将监控电脑打开了。

  那个男人这会儿正站在大门口,只是背对着摄像头。昏暗的画面下,男人的背影清晰的出现在屏幕上,只一眼,蒋落就能确定,八成不是什么宵小之徒——这人穿着一身严丝合缝的西装,依他多年的眼力看,这面料这手工,应该是老吴家的。

  这套西服好几万。

  他相信,没哪个犯罪分子会穿着这衣服干坏事的。

  那是来客?

  蒋落仔细看了看背影,这人大概一米九高,身材是真不错,肩宽腰细腿长,就这背影,比蒋落见过的不少明星都要好看。就是不知道长什么样?他印象里,无论他家的还是姨奶奶家,都没这号人物——他家男人最高身高就是蒋落,一米七八。

  蒋落干脆换了个摄像头,瞧瞧他的正面。

  可当画面打出来的时候,蒋落就愣了——男人留着寸头,有着两道漂亮而浓重的剑眉,这种眉毛其实太过浓墨重彩了,可偏偏在他的脸上感觉不到任何的突兀。因为他的五官和脸型,一切都是那么棱角分明,凑在一起,扑面而来的荷尔蒙,只能说是上天的杰作,刚刚好。

  男神?

  纵然就见过一次,可男神的模样,蒋落怎么可能忘了,何况他还画了张画天天看两眼呢。

  自从胖子那里没找到,烧烤店里也不能去了,蒋落就觉得八成是有缘无分,虽然不想放弃吧,可他毕竟高三呢,再喜欢也知道轻重,就想暂时放一放,等着高考结束再想办法。

  没想到,这就遇上了?

  蒋落立时就兴奋了,跳起来就要下去逮人。

  可楼都下了一半了,又停住了,男神这打扮这派头,显然跟他爸是一个类型的。要是来他家有事,那还好,怎么也能打听的到,要是人家只是在这儿转转呢,放过了这次老天爷肯定不给他下次机会了。

  蒋落觉得他得想个办法,真正认识一下。

  这头骆生白正在想,怎么进去问这事儿。

  赵虎当初答应的痛痛快快,一副这事儿太好办的样子。开始的确进展顺利,说是找到了几个老医生,说起来清溪有不少姓蒋的女医生。但符合岁数的就两位,一个叫蒋美娟,是个内科医生,一个叫蒋小雪,是个妇科医生。不过过去的照片也没保存,他正查她们的住处,让他别着急。

  可昨天就突然打了个电话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跟他说,“我这边有点事,整个队伍都要去外地几个月,那事儿恐怕是查不了了。”

  骆生白一听就想到了那个地头蛇,他不为难赵虎,可这么撂摊子也不行,于是问了几句查到了哪里。赵虎也是不好意思,毕竟签了骆生白的合同,拿好处不干活太不地道,日后也不好合作,就说了句,“蒋小雪,昨天才查到她家。”

  剩下的就不用说了。

  赵虎给了骆生白一个地址,骆生白心里着急,于是开完了会,就赶到了这里。

  只是瞧见客厅的灯已经熄了,只有二楼有灯光,显然主人已经准备入睡,他的教养告诉他这样太打扰了,不太合适,可是找到妈妈的急迫又让他一时间,没舍得离去。

  就这时候,就听见大门一声响,有人出来了。

  骆生白往那里看去,就瞧见一个细瘦的影子冲着他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嘿,跟踪狂,跟到我家来了!”

  骆生白还没来得及解释,这家伙动作迅速,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冲他说,“抓住了,这下你别想跑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