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慕黎安姜游杰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慕黎安姜游杰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暮时明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慕黎安和姜游杰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可口鲜妻总裁宠不够》是由作家暮时明月所著,小说讲的是慕黎安因一场意外车祸导致自己和遭人恨的情敌灵魂交换了,可不甘认命的她却发誓要夺回自己所有的一切,可慕黎安却发现腹黑霸道总裁姜游杰一直在阻止她,而姜游杰阻止的目的竟是........

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1/04

在线阅读

以慕黎安和姜游杰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可口鲜妻总裁宠不够》是由作家暮时明月所著,小说讲的是慕黎安因一场意外车祸导致自己和遭人恨的情敌灵魂交换了,可不甘认命的她却发誓要夺回自己所有的一切,可慕黎安却发现腹黑霸道总裁姜游杰一直在阻止她,而姜游杰阻止的目的竟是........

免费阅读

  十一天后,她从拘留所中出来。

  来接她的只有司机李叔,顾灼衣的家人一个都没来。

  或许是嫌顾灼衣丢脸,又或许顾灼衣做的事情太过分,所以她们才不来。

  毕竟她待在拘留所的十一天里,顾家的人都没来看她一眼。

  九点的阳光很灿烂,看着身边的景色快速在身边飞跃过去,一路沉默的慕黎安忽得说:“去慕家。”

  “二小姐,这……”李叔有些为难。

  “我不惹事,去慕家。”

  慕黎安很坚决,给人打工的李叔只好无奈应道:“是。”

  在红绿灯前,车子拐了个弯,往着与刚才截然相反的方向而前行。

  顾家,慕家,姜家,池家在阳城是有百年历史的豪门世家,所住的方向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阳城人趣称他们为阳城的四方神兽。

  四个家族的关系也一直温温和和,不坏不好,在公司上也有合作。只是,顾灼衣一事之后,顾家和慕家的关系应该是交恶了。

  行使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停在了慕家大门前。

  望着眼前熟悉的家,慕黎安眼眶不由一红。

  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现在想要踏进一步去比登天还难。

  慕宅是很常见的西洋风别墅,外观装饰精致却不失大气,因为母亲金汐喜花,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

  现在又正逢三月花开时,院子里一支金黄的迎春花落在了墙外。

  慕黎安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花争艳开放,暗暗地鼓起勇气走到大门前,正准备按门铃,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安安,我明天会再陪你去湖边看日出的,你就不要不开心了。”

  淳厚的低音,带着宠溺的无奈。

  慕黎安闻声,一愣,望向声音的方向,只见池雅生正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顾灼衣走过来。

  望见顾灼衣的时候,她震惊地瞪大了双眸。

  灵魂互换的事,从一开始慕黎安就知道,可当见到自己的身体里装着顾灼衣的灵魂的时候,还是震惊地难以相信这世界上真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顾灼衣抬头,看见她的时候,眼里也露出了震惊。

  “你怎么来了?”池雅生看到慕黎安脚步一顿,眼里的警惕和冰冷的声音,让慕黎安看得心中不由一痛。

  “我想找她谈谈。”

  “灼衣!”池雅生警告似地大声朝她吼了一句。

  池雅生是个性子温和的人,很少生气,也很少对人大声吼。但他身上自带一种不威自怒的感觉,所以让人不由对他崇敬起来。

  只是,在她面前的时候,池雅生偶尔会微笑,说话也是轻声轻气,这是第一次被池雅生吼,慕黎安有些吓到。

  雅生吼的是顾灼衣,雅生吼的是顾灼衣。

  在心里默念两遍之后,慕黎安才忍住要涌上来的哭意,目光落在了顾灼衣的脸上。

  “我不会再和她摊上命,雅生,请你放心。”她故作轻松说,目光逼近顾灼衣,“怎么样?你其实也很想和我再谈谈吧。”现在的一切都是顾灼衣害的,看到元凶,慕黎安也难以掩饰心中的气氛,有些生气。

  “灼衣,回去,否则别怪我不顾多年的情分。”池雅生再次警告。

  慕黎安眨了眨眼,将泪花掩去,目光再次倔强地落在顾灼衣身上。

  “雅生,让我跟她说几句。”

  “安安,她会害了你。”

  “没事的,我想她不会再对我做什么。”

  看着顾灼衣用着自己的身体,说着安慰人的话,慕黎安心里暗讽一句“真能装”。

  顾灼衣自己推着轮椅,来到马路对面。

  慕黎安跟着走了过去,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她,身子半靠在树干上,将她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遍。

  “我的身体好吗?”慕黎安问。

  顾灼衣冷冷一笑,“长得丑了点,但还好。”

  顾灼衣是背对着池雅生的,说话的声音也压得很低,似乎是怕被对面的池雅生给听到。

  慕黎安听到她的话,微微笑了笑,“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是真的互换了身体。”

  顾灼衣狠狠地一眼瞥去,“慕黎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来找我对峙的,想要抢回这具身体吗?可你以为你抢得回去吗?只要我不承认,你说的灵魂互换在别人的眼里就是疯言疯语!”

  “我当然知道,用你的身体不管说什么话都会被人当成是个疯子。所以,我来找你,不过是确认一件事。”

  顾灼衣不解地看向她,“确认?你想确认什么?”

  “当然是来确认,我和你是不是真的灵魂互换了。”慕黎安道,她叹了口气,“灵魂互换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就算身为当事人,我也有点怀疑。何况,那场车祸,你的身体受伤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后脑勺,到现在后脑勺还隐隐作疼。”

  慕黎安揉了揉后脑勺,继续说道:“在医院的时候,医生跟我说过,大脑要是撞伤的话,会让人的意识混乱,还有可能会出现些假想记忆什么的。我被那医生忽悠地想了好几天,在想我到底是意识混乱的顾灼衣?还是灵魂住在这具身体上的慕黎安?所以,我来找你了,你看,我真的是慕黎安。”

  顾灼衣一愣,心想自己这是着了慕黎安的圈套。

  “你是真的慕黎安又怎么样?在我的身体上,你只能是顾灼衣。”顾灼衣不悦地说。

  慕黎安重重地叹了口气,“顾灼衣,在你这具身体上,努力地证明自己,但不管怎么努力谁都不会信你,那种气愤和无奈的感觉我是第一次体会到。”

  顾灼衣闻言,冷冷一笑,“那种感觉你以后会体会到更多。”她有些幸灾乐祸。

  慕黎安挑了挑眉,“那你这话的意思是,你占定我的身体了?”

  顾灼衣高傲地扬起了头。

  “慕黎安,从小你就拥有的比我多,比我好。我羡慕你,可我也恨你。现在有这个机会,那些属于你的,现在都属于我。而你,现在成了我,就站在我的位置上好好看着我是如何享受你的一切。”

  “顾灼衣,你当我傻子吗?”慕黎安发笑说,“你觉得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抢走我的一切吗?”

  “慕黎安,你什么都做不了。”

  “顾灼衣,你知道为什么雅生会选择比你丑的我?那是因为他爱的不是我这个外貌,而是我。因为性格,为人行事而得到了他的爱。你占了我的身体,可你打心底就是顾灼衣,不是慕黎安。我相信,只要是我,就算我现在用的是你的身体,他也绝对会再次爱上我。”慕黎安如点漆的双眸闪烁着如星辰的自信。

  顾灼衣的身子微微发颤,被慕黎安说到痛楚,她不知如何反驳。

  “慕黎安,我不会如你所愿的,绝对不会!”她咬牙切齿说。

  “我所有的密码前面是92后面都是0。”慕黎安忽得说道。

  顾灼衣一震,诧异地看向她。

  她们的身体互换了,但记忆不是共享的。慕黎安的手机开机密码,银行卡密码她都不知道,但也庆幸没人注意到这个问题。可现在,慕黎安将这个告诉她,不是给她提供了更好的伪装情报吗?

  “为什么告诉我?”顾灼衣问。

  “这场比赛很明显赢家就是我,但让你输得太简单,这不是很无聊吗?所以,我格外给你个优惠,免得你露馅太快。”慕黎安依旧自信。

  看着这样的慕黎安,顾灼衣不由抿嘴一笑,“慕黎安,你太自信了,你这过分的自信会害死你的。”

  “能赢你,自然自信。”

  “慕黎安,你对我太不了解了,你会输得很惨的。”顾灼衣意味深长地朝着她笑了笑。

  “那咱们走着瞧吧。”慕黎安站直身子,迈开脚步离去。

  刚走几步,就听到跑车的声音在远处就传来,她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辆布加迪威龙Super Sports疾驰而来,眼看离她越来越近……

  吱兹的一声刺耳,车子的距离与她所站的地方只有二十厘米左右停下,险些撞上的情况,让慕黎安脸色顿时苍白,一股寒气从脚直袭头顶。

  这是她大哥慕向阳的车。

  穿着一身银白西装的慕向阳从驾驶座上走下来,迈着修长的双腿,带着逼人的傲气走到慕黎安面前,一扬手,一落手,啪地一掌甩在慕黎安的脸上。

  “顾灼衣,谁给你的勇气站在慕家门前?”慕向阳森冷的声音,带着恨意。

  他的力道很足,白皙的脸上很快就浮现一个五指红印。

  慕黎安低垂着头,强忍着所有的委屈。

  三岁时,父母因为工作的事当起了空中飞人,在家的时间总是很少。比她大八岁的慕向阳就担起了照顾她的工作。

  慕向阳当哥当妈又当爸地将慕黎安养大,或许是因为相依为命,对这个妹妹是又宠又爱。

  这么珍惜的一个妹妹,被顾灼衣害得差点死掉,现在还成了一个半废的人。也难怪,性子温和的慕向阳会有打女人的举动。

  慕黎安豁达一笑,“哥,我不会讨厌你的,我知道你打的是顾灼衣。”

  “?”慕向阳被她这句话弄得一脸迷茫,不悦问:“你这个疯子在喊谁哥,我是你能叫的吗?”

  慕黎安依旧牵强得露出微笑,“打扰了。”她朝着慕向阳低了低头,转身离开。

  回到车上,透过透明的车窗,慕黎安望向顾灼衣,她的脸上露着浅浅的洋洋得意微笑。

  刚不久前,顾灼衣还对她说——那种感觉你以后会体会到更多。

  果真没出她所料,转个眼的功夫,她就又体验了一把。

  “走吧。”她对司机说,说出这句话时的哽咽将她吓了一跳。

  车子缓缓启动,背着慕家越来越远。

  脸颊上火辣辣的痛,一次又一次地在提醒她被慕向阳打的事实。

  哥打的是顾灼衣,不是我。哥打的是顾灼衣,不是我。

  在心底这样一直反复地告诉自己,可被打的痛现在全盘接收的人是她慕黎安,而不是顾灼衣。

  即便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他们不知情,可心里依旧有委屈的情绪在作祟。

  红绿灯前,车子停了下来。

  慕黎安望向前方,后视镜里她脸上的掌印赫赫明显,顿时所有委屈如潮水一涌而上,“呜”地一声,她弯下腰,将头埋在膝上忍不住地小声哭起来。

  这一哭,慕黎安也控制不住自己。

  车子行驶了好一段时间,驾驶座上的李叔小声提醒道:“二小姐,快到家了。”

  慕黎安闻言,停止哭意,侧头看向窗外,是全然陌生的环境。

  “二小姐,车椅上有水和纸巾。”

  “谢谢。”慕黎安吸了吸鼻,喝了口水后,润了润有些干的喉,目光再次落到窗外。

  车子驶进了小区,往山上走去,一栋一栋装饰华丽的别墅在面前闪过。最后,车子慢慢地停在了顾家门前。

  还没下车,透过车窗就看到有三名佣人站在门口处等着他们。为首佣人的脚边放着一个火盆,里面放着荔枝木,红豆和朱砂。

  见车停,她们点燃了火盆里的东西。

  “二小姐,夫人吩咐你一定要跨了火盆再进门。”

  “知道了。”慕黎安应道,目光落在两个佣人的后面,空荡荡的大门只有他们几个人,没有看见顾衣婳他们。

  都出门了吗?

  慕黎安心里暗想到,跨过火盆进入陌生的顾家。

  她这是第一次来顾家,顾灼衣从没邀请过她来顾家玩,一向来都是顾灼衣去她家玩的,第一次踏进顾家,陌生笼罩着她。

  顾家的装饰很是大气高贵,白色灰泥墙结合着浅红屋瓦,偌大的院子在水泥道路的两旁铺着青青草,不远处有着一个天使雕像的喷泉,给这大气高贵的别墅添上了几分的自然气息。

  走进大门,黑色大理石铺的地板,明亮如镜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进口的真皮沙发,无一处不昭示这这个家的豪华。

  在真皮沙发上,慕黎安看到了两个人影,是顾母柳香芙和顾衣婳,电视里放着综艺节目,两人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轻笑几声。

  两人没有听到慕黎安进来的脚步声,她道:“我回来了。”

  跟在她身后的佣人一震,讶异地微微张开嘴巴看着她。

  正在看电视的柳香芙和顾衣婳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柳香芙转过头来,淡漠地扫了她一眼,应了一句“哦”,转过去继续看电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