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八匹全文最新章节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八匹全文最新章节

八匹 著

连载中免费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是八匹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千遇一朝穿书,成了一本狗血文里的恶毒炮灰女配,为了甩掉悲惨女配的人生,夏千遇每天都在努力的恭维男主对女主的爱慕。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等等,男主言墨看她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27

在线阅读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是八匹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千遇一朝穿书,成了一本狗血文里的恶毒炮灰女配,为了甩掉悲惨女配的人生,夏千遇每天都在努力的恭维男主对女主的爱慕。让他们有情 人终成眷属,等等,男主言墨看她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免费阅读

  耳边是低低的说话声,声音不大,还是让初醒来的夏千遇心情有些不爽。

  其实她并没有起床气,只是她发现她穿到一本书中来,命运更是凄惨。

  在书中,她是个凸显女主的炮灰女配,随着母亲到了重组的家庭言家,周边一切的优秀越发凸显的她木纳卑微上不得台面,在暗 恋异父异母的兄长事情传出来之后,言家没有赶她走,更体贴的包容了她,可外人看到这一幕却骂她厚颜无耻仍旧赖在言家,夏千遇原本就是个自卑的性子,此事之后终日惴惴不安,更是在嘲笑中万念俱灰,萎靡不振,一辈子郁郁寡欢,不到三十就死了。

  反观亲生妹妹夏岚,同样与言家兄弟感情纠葛,最后与大男主言墨,在世人的祝福中走到一起,与夏千遇完全是两种命运。

  夏千遇在心里暗暗骂了句脏话。

  父母在夏千遇五岁的时候离婚,夏母带着妹妹夏岚嫁给了带着两个儿子丧妻的初恋男友,夏父今年夏天去世之后,夏千遇被母亲接到现在的家里。

  昨天夏千遇刚被母亲吕芬带进言家,就被言家二少爷言方译养的二哈给吓到了,惊吓之后发了一晚的烧,今天早上才醒来。

  夏千遇捋清一切之后,立马在心中给自己做了目标:坚决不与大男主言墨暧 昧,坚决维护男女主的感情,坚决做好衬托女主的女配,坚决离开言家逃离女配生活。

  四个坚决,足可以改变夏千遇的命运。

  “总算是醒了,被狗追一下,怎么就吓成这样?”吕芬为了显露出她慈母的一面,在床边守了一晚,熬夜带来的头疼让她将怨气撒到了女儿身上。

  夏千遇垂下眼帘,乖巧又可怜,声音低低道,“妈妈,对不起。”

  她心里却在想:

  ——你厉害你也让狗追着别墅跑两圈。

  ——明明是言方译恶劣使坏,你这个做后妈的不敢说也无可厚非,却还埋怨受到伤害的女儿。

  ——呸,还好你不是我亲妈,看你这样我也不来气。

  吕芬哪里知道女儿心中想什么,这个大女儿不在她身边长大,乖巧的模样落在她眼里也成了木纳,越发的不喜,也不愿多说废话,“既然醒了,就下楼吧,正好见见你言叔叔和两个哥哥。”

  特别是提到女儿的时候,吕芬眼里尽是自豪和骄傲,“你妹妹这次刚刚奥数比赛回来,一家人难得都在家。”

  ——是你们一家人。

  心里不爽的怼了一句。

  面上,夏千遇一脸欢喜的抬起头,“妹妹真厉害。”

  ——奥数厉害就很牛B?原来的夏千遇不行,可姐行啊,现在好好高兴高兴,等姐发挥出来,就怕你笑不出来了。

  夏千遇觉得,吕芬眼里的小女儿是部好看的电影,那么她就要活成电影里的广告,就是不时的恶心恶心你,谁也不会忍受这种恶心,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将她清出言家?

  吕芬要是听么这些话,怕是要气个倒仰,可她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大女儿乖巧又称赞小女儿的话,面上的笑深了几分,不过目光落在大女儿身上,笑容就又淡了下来,“昨晚你言叔叔训了你二哥,又和我说已经拖人送你进重点读书,和你妹妹一个学校,不然你420分的成绩能进什么高中?以前你怎么混我不管,这回进了重点学校你得给我好好学,别丢言家的脸。”

  ——这算是弥补?言家果然只会做这些伪善人的事情。

  夏千遇乖巧的应下,吕芬这才转身走。

  夏千遇盯着吕芬身后的某一处,那是开线的线头,一瞬间脑子里也陷入拽不拽的矛盾,她的行动显然快过脑子。

  吕芬身子到门口的一瞬间她已经冲下床,从身后紧紧抱住吕芬,“妈妈,你对我真好。”

  突然被抱住,吕芬的身子一僵,下一刻不等她厌恶的将人推开,夏千遇已经知趣的松开人,乖巧的退开两步,“妈妈,你先下去吧,我马上下去。”

  不被吕芬注意的地方,她的手正拽着一根线,另一头连在吕芬的衣服上,手轻轻拽了一下,原本只有一指长的线头,此时被拽的有两只手长,后背中间缝合的上衣也裂开手指大小的缝,若是再微微一用力,后果....

  吕芬浑然不知,神情复杂的看了大女儿一眼,点点头走了,而那根线随着她出去在夏千遇的手里变的越来越长,直到最后断开。

  夏千遇坏坏一笑,这也算是她为原主讨回点公道吧。

  初穿到书里,又初到言家,夏千遇不敢拖拉,想着一会儿还有好戏看,自己先笑个够,这才又做出乖巧的样子推开门出去。

  她的房间是在二楼隔楼梯处,转身刚将门带上,就听到身后有开门声。

  夏千遇本能的回头,就对上一张坏笑的脸。

  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杏眼轻轻上挑,身子修长而慵懒的靠在门口,一只手拿着东西轻轻的晃地动。

  “小村姑,你醒了?”少年正在变声期,有些嘶哑,并不难听。

  夏千遇微愣。

  小村姑?

  叫她?

  夏千遇发愣的几秒钟,就被少年身后走出来的德牧吸引了目光,她倒吸一口气,不是养的二哈吗?怎么又变成了德牧?

  看到狗,再看看眼前的少年,夏千遇想她猜到对方是谁了。

  言家二少爷言方泽。

  目光再次回到少年身上,夏千遇只见对方邪恶一笑,“二壮,上。”

  少年话音刚落,手里的东西也对着夏千遇迎面扔来。

  ——靠,你大爷的。

  夏千遇扭身往楼下冲,没有回头,却已经能感受到那只狗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

  砰的一声。

  四周安静了。

  待看到自己撞到的那个部位,夏千遇两眼有一瞬间发黑,她才抬起头来。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

  只能说哪怕冷的能冻死人,却也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这是被老天爷偏爱了。

  言墨紧绷着脸,目光越过夏千遇往她的身后看,言方泽早在看到闯祸之后,就躲了起来。

  就是刚刚还像打了兴奋剂的二壮,也呜咽一声,调头跑了。

  “对...对不起。”夏千遇欲哭无泪。

  她这一头,也不知道将对方的‘兄弟’撞成了什么样。

  夏千遇虽有点花痴的毛病,闯了祸之后不敢抬头看对方,道歉后迟迟等不来对方的声音,心里也越发忐忑。

  ——怎么不说话?

  ——听说男人那地方很脆弱,刚刚她的金刚头撞的应该不轻吧?

  ——哎哟,这言家果真和我犯冲,一出门就出事。夏千遇啊夏千遇,还撞到那么肮脏的地方,岂不是一年都要走霉运?

  言墨确认他听觉没有出病,也不是错觉。

  他竟然能听到这个夏___千遇的心里话。

  突来的异常并没有让言墨过多关注。

  反而是身下某个部位传来的灼痛,加之他刚刚听到的那些‘心里话’,让他的眉又微蹙到了一起。

  “夏千遇?”冷漠的唇角微微下沉,目光透着审视打量着眼前的夏千遇,家里新来的‘妹妹’。

  十八岁就接管家中的产业,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太多,言墨最厌恶的也正是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

  家中来的新‘妹妹’却偏偏是这种人,言墨的面上又多了几分的冷意。

  声音像大提琴,清冷又让人想沦陷。

  ——对方竟然认识自己。

  夏千遇抬起头,一脸茫然的打量着对方,其实她也不知道打量哪里,实在是眼前的男子长的太好,如夜的黑眸,看着你时似能将你穿透,犀利又带着危险的气息。

  在言家,这样的人物。

  叮的一声。

  夏千遇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言墨。

  大男主。

  ——厌恶、烦燥,有发火的冲动。用这种眼神打量我,我还是装的乖巧点最好。

  夏千遇张了张嘴,做出害怕却又乖巧的样子,低下头,还扯了两下衣袖,“你....你是大哥?”

  “我不管你以前什么样,进了言家就安分点。”言墨撂下话,绕开她上楼。

  夏千遇:.....

  ——就我这副村姑模样,怎么不安分了?

  ——难不成以为是古代,我进门就要勾 引你们这些嫡子嫡孙?

  ——狗男人!

  一瞬间,夏千遇感觉到了冷意和危险,她慢慢的回头,对上那双犀利又危险的目光,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快步的下了楼。

  哪里还敢在心里YY那些有的没的。

  夏千遇只记得书中写着言家是豪门。

  在M城,以言家的财力和势力,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言父与吕芬是初恋,当年家里商业联姻,言父抛弃吕芬娶了豪门女子,多年后言父丧妻,吕芬又离婚,若不是初恋,吕芬这种离了婚的女人怎么可嫁入言家,更不要说她的普通出身也配不上言父。

  言家势大,在M城也赫赫有名。

  言父温文尔雅,看着并不像商人,人看着和蔼,不过一双眸子却隐着锋芒,透露着他并不如表面这样温和性格。

  夏千遇只扫一眼便收回目光,乖巧的叫了声言叔叔,眼角的余光同时在一旁的吕芬身上扫过。

  心里也忍不住在YY。

  ——看着斯文,也人模狗样的。

  ——不过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现在有点小激动,一会儿好戏就要上演,也算是我送给你们的一份大礼吧。

  “千遇千遇,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好名子。”言父赞道。

  夏千遇装害羞状低下头。

  ——想的有点美好,可惜我的名子是千万人当中遇一渣男而来。

  言墨偏头,身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公司里的事情很多,一大早被父亲叫来见这位‘新家人’,让他的心情本就渡了一层的霜。

  最后让他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的是那一声声‘心里话’,第一次听到如果说是幻觉,那么现在可以确认,这一切是真的。

  言墨唇角边流出一抹嗤笑,有些薄凉也有些嘲讽,这种奇怪的事竟然发生在他身上。

  好戏?大礼?

  他到要看看她要耍什么手段。

  此时言墨冷漠的五官上一双厉眸微眯,桀骜又深邃,了解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不爽。

  言方泽吊儿郎当的自己独占一沙发横躺着,适时的插一句,“爸爸,也或许还是千万人当中遇一渣男呢。”

  一旁吕芬的脸色微变,当年言涛娶了豪门女子,她一怒之下嫁给了苦苦追求自己的夏父,可嫁了之后就后悔了,特别是痛了一天一宿生下大女儿后,她更是一点也不喜欢。

  只觉得是千万人当中遇了一渣男,便给大女儿取了千遇这个名子,夫妻闹离婚的时候,吕芬曾这么嚷嚷出来,今日听到养子的话,总有些胆战心惊的味道。

  在言涛的眼里,她一向温柔又体贴,是个好母亲,哪希望让人知道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言父扫了儿子一眼,“乱说,千遇以后就是你亲妹妹,你要好好照顾妹妹,记住了吗?”

  “爸,你还是别为难我了,到了学校我要说我认识这个村姑,别人还不得笑话死我。”

  “什么村姑,再乱说这个月没有零花钱。”言父语气严厉了几分,言方泽这才老实。

  “千遇,你二哥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进了言家,你就是我言涛的女儿。”言父和蔼让人喜欢亲近。

  ——人真的这么和蔼吗?

  ——这话也就听听吧,当真话才是傻子。

  面上夏千遇害羞的点点头,她一条棉布裙子,又加上两条垂在肩前的大辫子,怎么看都像七十年代的村姑,再做乖巧模样,看了总让人觉得不沦不类,忍不住抽嘴角。

  言父的唇角也抽、了抽,随后又看向妻子,温柔的轻声道,“家里多了口人,挂在大厅里的全家福也该换一张,你抽空带千遇剪个头发再买些女孩子的衣服用品,下周末我让摄影师上门,家里重新拍一张全家福。”

  言父最享受的便是被人羡慕他家庭和睦,哪怕吕芬是后进门的,可哪个不羡慕他?

  既然又多了口人,该做的总要做到位。

  这一点,除了夏千遇这个外来的,在场的几个人心里都明白言父在乎什么,那就是在外人眼里,言家必须是幸福美满的。

  这一点不容质疑。

  吕芬心里恨的牙直痒痒,要不是大女儿到她这来,她哪用活的这么胆战心惊的,面上又不得不笑的温柔,“涛哥,谢谢你。”

  不管怎么样,心里还是高兴丈夫在乎她的感受的。

  ——涛哥?真够肉麻的!

  夏千遇挑挑眉,刚要腹诽几句,被言家捧在手心里的夏岚就从楼上走下来。

  或者说现在应该叫言岚,当年吕芬带着小女儿改嫁到言家之后,就将女儿的姓也改成了言姓。

  “爸爸,大哥、二哥早。”言岚活泼又爱笑,她一下楼,气氛立马就好了起来。

  ——咦,额滴个娘哟,叫的这个亲,不知道的以为是亲生的呢。

  ——亲爹死了也不见她伤心,葬礼人都没去。

  ——果然钱是好东西。

  言墨斜斜扫了眼夏千遇那张乖巧的脸,两道眉目也快拧到了一起。

  “爸爸,这一暑假有没有想我?我可天天都想爸爸呢。”言岚挤到言父的怀里撒娇。

  夏千遇被无视,面上乖巧又羡慕的看着父女两个说话,心里也没有停着。

  ——叫的这么甜,一定有很多蛀牙吧?

  ——多少亲情都比不过一张钞票的力量。想要过好的生活,不出卖灵魂,就得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庆幸我没有为钞票折腰。

  ——我宁愿做一个高冷的孤独者,也不会去屈膝的迎取他人的欢喜。

  ——和言家这些俗气的人相比,果然我还才高大尚。

  言墨坐在一旁眸光微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这个夏千遇还没有到言家之前,资料就送到了言家,为人木纳又孤僻,到没有不良嗜好,每天除了闷头学习,便是学习,不过成绩仍旧是在后面打狼,性子软懦被人欺负也不敢还回去。

  似乎,一切与资料上写的不符合。

  “岚岚过来,见见你姐姐。”吕芬温柔的招女儿到身边,“以后你姐姐就在咱们家住,你爸爸也安排她进了重点,在学校时你多照顾一下你姐姐。”

  言方译态度轻慢双手插在裤兜,扬着眉一脸嫌弃的扫了夏千遇,“我妹妹只有岚岚一个,可不是哪里跑出来的都能是我妹妹。以后在我家老实点,你要是敢欺负岚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言岚就安静的看着夏千遇,不悲不喜,也不插嘴。

  “言方译。”言父意思的轻斥儿子一声。

  吕芬却不以为意,“你二哥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别多想,人其实最好。”

  “妈妈,我知道了,以前我一直羡慕别人有哥哥,今天我也有两个哥哥了,我很开心。”夏千遇乖巧欢喜欢的回道,一点也没有被排斥的怯弱。

  ——-今天你敢踩我头上,明天我就踩你坟上。

  ————可怜的娃,可惜你捧在手心里的妹妹不是你的,是你大哥的。

  言墨坐在一旁,冷目旁观,与他而言,夏千遇只是一个外人,并不值得他费心思,不过今日奇异的听到对方‘心里话’,他到要研究一下。2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