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压寨夫君安怀玉全文最新章节

压寨夫君安怀玉全文最新章节

素阁 著

连载中免费

《压寨夫君》是由作家素阁所写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江绿锦和安怀玉,小说讲的是江绿锦本是23世纪年轻有为的拆弹专家,可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古代还被安怀玉压在了床上,那江绿锦会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尴尬局面?戏精神经病江绿锦和套路王蛇精病安怀玉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26

在线阅读

《压寨夫君》是由作家素阁所写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江绿锦和安怀玉,小说讲的是江绿锦本是23世纪年轻有为的拆弹专家,可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古代还被安怀玉压在了床上,那江绿锦会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尴尬局面?戏精神经病江绿锦和套路王蛇精病安怀玉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安怀玉暗自下定决心,明天堂会结束一定让她尝尝爷的滋味,小样,敢说他软,真实好久没遇到这么有味道的小丫头了,本来以为只是在戏台上有韵味,没想到床上也别有一番风情啊。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江绿锦正美美的和周公约会呢,周公是个超级帅的古风大帅哥,温文尔雅,大方多金,两人就要开始啪了。

  What,软了,帅哥怎么会软了,靠,为什么会这样!

  大半夜从梦里醒来,表示很空虚有木有,很急躁好不好!

  23世纪平时忙于研究的她根本没时间去找男朋友,也只能看看猛男图片下下。

  这不刚穿过来就自己上演了一出活春宫,还没演完就谢幕了,吃饱喝足没事干,肯定会做些…额…奇奇怪怪的梦啊…俗话说的好嘛!暖饱思欲,怪只能怪太久没休息,突然就放松了啊!

  就这样熬了半夜,终于再次睡着了,然而天还没有亮就被叫起来是什么鬼!外面咿咿呀呀的鬼哭狼嚎什么啊!

  江绿锦披了件外衫,走到院内一瞧,东边刚泛起白光,天空还带着幽暗,已然都忙活开了,练身段的的练身段,吊嗓子的吊嗓子,当真是台下十年功。

  “小绿姐,你醒了。”只见寒烟从后房走出来,殷勤的问候道。手里还捧着毛巾捂的茶壶,想来是去伺候她那个便宜师傅了。

  “不去练功,愣着干嘛呀!”江绿锦没好气的的说道。一大清早,惹人清梦,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寒烟听了,捧着茶壶就往院内赶去,没走两步又转了个身回头哂笑道:“小绿姐,你看,今儿这堂会…”

  江绿锦愣了愣,差点忘了还有这档子事。“知道了,我去跟师傅说,好好练功,下午要是唱砸了有你好瞧的”

  说着转身向后房走去。

  “噗”听了江绿锦想让寒烟上场的事,班主师傅一口茶喷在地上,苦着脸抱怨道:“你是说今儿这堂会让寒烟那小子上,这不是闹呢嘛!”

  瞧着江绿锦不说话,以为她是气还没消,忙上前劝道:“我的活祖宗嘞,安大少爷钦点的你去唱这出《牡丹亭》,你不去,谁担当的起啊。”那位少爷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混不吝,谁惹了他不爽,祖上八代都得被他扒出祖坟来。

  江绿锦刚想拒绝,瞧见班主这副狗腿模样,转念就换了个脸色,叹了口气,故作哀怨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受到的惨无人道的虐待,说到动情处,还拿着袖口擦了擦眼泪……晕死,眼泪呢?算了算了,沾点口水吧!

  继续哭哭啼啼的说道:“咱们戏班子难不成就指着我过活了,您是我师傅,漫不说替我做这个主,便是不能,也别再将我往那狼窝里推了,呜~~~呜~~~不然我就去死了算了,啊…呜呜”

  卖力气哭了半响,偷瞄了一眼班主师傅,老头吓着了,脸都青了,伦家就是想弄点钱花花,没这么严重吧,看来语气得委婉点了。

  话锋一转,抽抽搭搭的说道:“但是为了咱们戏班子,绿儿也不是不可以牺牲一下下的…”

  嘿,老头,别发呆,接话啊!

  果然,像是死而复生似的,班主师傅两眼放光“那你是愿意去了”

  “咳咳,这个嘛!”江绿锦摆了个数钱的手势,银子拿来啊!

  班主冷着脸将茶盏甩到地上,皱着眉头,盯着绿锦瞧了半响。

  终于憋出来一句“绿儿,你手抽筋了?”

  绿锦漫不经心的挥着手帕点点头,张嘴说道“拿来…嗯?抽筋…”

  “你丫逗我呢,抽筋,银子银子!!!我卖身的银子掏出来”江绿锦抓狂了。

  班主听了这话脸唰的一下就青了,重重的转过头去不肯说话。

  哎呦,傲娇范!这老头脸上胡子跟森林似的浓密旺盛,还一脸傲娇的对着你,不忍直视啊!

  江绿锦才不管那一套,“师傅,您先歇着,好好想想吧啊!”

  “回来”还没走出门口就被班主喊住了,江绿锦背对班主偷笑着比了个‘耶’。严肃脸转回头两眼都冒着绿光。

  只见班主小心翼翼的向门外看了看,关上门,从夜壶,额…夜壶里使劲向下倒出一小包元宝来。肉疼的拨了一半给她 ,耷拉着脸没好气的说:“就这些了,再多也没有了。”

  江绿锦也不嫌弃,抬头眨眨眼,卖萌的说道:“师傅,我一姑娘家,连两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您瞧着像话吗?”

  班主听的脸都绿了,却立时不敢发作,青着脸站起身来。

  江绿锦坐在椅子上,瞧他蹭蹭蹭爬上桌子,费劲的从房梁上扒拉下来一个檀木盒,思虑半响,摸摸哪个都舍不得,最后还是江绿锦凑过去伸手抓了一把才作罢。

  “够了吧,能老实唱戏了吧。”老班主再没有刚才的小心翼翼了,呵斥道。

  “唱戏?”绿锦一把将银子首饰塞进怀里,抬头疑惑的问道:“不是说了让寒烟去唱吗?”

  “你,你,”班主指着她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江绿锦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道:“师傅,您没事吧,中风啦!”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哼,别以为攀上了贵人的床自己就能乌鸦变凤凰了,告诉你,还差得远呢!”老头气哼哼的骂道,“今天你是唱也得唱,不唱也得唱。”

  闻言,江绿锦不以为然的点点头,低头委屈的说:“可是安少爷只让我晚上唱给他一个人听。”

  老班主熄火了……步子踱了几下,回过头对着绿锦说道:“那也得过去,少爷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给我老实点,有你好受的。”

  这老头,火气真大,江绿锦耸耸肩,转身回了房间。门口寒烟正蹲那等着她,瞧见江绿锦过来,老远就小跑着凑了过去。

  “小绿姐,您回来了。我这…”一边讪讪的笑着,一边帮绿锦打开房门。

  绿锦瞧着他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放现代还是个叛逆少年呢,却早早的学会了看人脸色。

  “师傅准了,去换身戏服过来,让我听听你唱的怎么样!”江绿锦刚发了笔小财,心情大好的说道。

  “得嘞!”寒烟听了兴高采烈的跑出房门,江绿锦才有空将怀里的首饰银两收了起来,上了把小锁,不在似从前一样四处摆放,轻易让人摸了去。

  “啧啧,只瞧这身段,也担得起风华绝代了,师傅他是瞎吗,居然不让你上台!还是你哪里得罪他老人家了?”江绿锦赞叹道。

  寒烟低头摸了摸后脑勺,有些羞涩的笑着,小声说道:“咱们戏班子全都是靠姐姐们撑着,哪里有我说话的份。”

  江绿锦听着有些疑惑,古代男子唱戏的也不少,怎么他们戏班子大都是女流之辈,连老生也是反串居多。

  连着逼问之下,寒烟才道出实情。

  这哪里是正统的戏班,分别就是暗门娼馆,随便哪个戏子都有那么一两个金主撑着,赚来的钱却全归了班主,她们都是自小卖身进来的,没有人身自由,和班主做对的没有好下场的。

  江绿锦的脸瞬间就黑了,她刚刚是不是得罪班主了?

  现在抱大腿求饶还有木有用?

  本想着找个机会就偷跑出去的,可卖身契在人家那,跑哪都会被官府抓起来的好不好!一点都不想当流窜犯东躲西藏好不好!!!

  大写的绝望!!!

  “算了算了,先来一段我听听”

  江绿锦懒得多想,走一步看一步吧,了不起认个错,低个头,把吃了的再吐出来呗。

  “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

  “不对不对,这个动作不对,手要摆这儿,咦,我怎么会唱戏了,好神奇啊。”

  “您可是我们戏班的台柱子,怎么能不会唱戏呢!”寒烟小心奉承道。

  “台柱子,额……那是,必须的”

  江绿锦反应过来也不再纠结,接着说道:“腰肢够软,台风够正。是下了功夫的,可这动作不到位,唱腔神韵有了,但是还不够纯熟。怎么感觉像野路子出来的,没人教你吗?”

  “师傅都忙着调教姐姐们,自然腾不出手来教我,平日里我也就是伺候伺候师傅。”回答的问题多了,寒烟反而不疑惑了,落落大方的解释道。

  “喜欢唱戏吗?”江绿锦突然问道。

  “啊~”寒烟支支吾吾的答道“喜欢。”

  “说实话,”。

  寒烟小声地回答道:“不喜欢。”

  “不喜欢就对了,我也不喜欢,但是不喜欢也要好好学,知道吗?”

  “知道了,”

  教导主任即视感啊!江绿锦纠正了寒烟几个动作,确保下午的堂会没有问题,才放他离开。

  躺在床上莫名兴奋诶,get新技能啊,居然会唱戏了,艺术啊,大师啊,搁23世纪哪还用累死累活拆炸弹啊,人生赢家好不好!

  然而已经回不去了……默默兴奋三秒钟,又要开始思考人生了!

  问题还是有三个。

  一,卖身契肿么拿回来,不想给人当奴隶好不好!

  二,知道了那个大少爷不举的事实真相,真的不会被杀人灭口吗?

  三,班主老头这些年藏的钱都放哪了呢,看他今天东摸西找的,肯定不止一个地方,偷点来花花呗。

  那个寒烟机灵着呢,今天问了他这么多问题,现在指不定已经露馅了。

  “唉,人生怎么这么艰难啊!”江绿锦躺在床上感慨着。

  安宅内,一群人在收拾各种家伙什,只有绿锦百无聊赖的坐在大木箱子上,东一指挥,西一使唤的。

  谁叫人家有特权呢,谁叫人家跟安少爷啪啪啪过了呢!众人只有敢怒不敢言啊。

  “绿姑娘,少爷请您过去。”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厮吓了江绿锦一跳,不过‘绿姑娘’这个称谓总感觉怪怪的。

  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啊,江绿锦站起来特淡定的说了句:“走吧。”

  进了房间,‘啪’的一声门从外面关了起来,屋内昏暗暗的,帘子都被拉了起来。

  一转头就看到床边放了一根黑色长鞭,还带着倒刺,一捆麻绳,一支蜡烛。那个床旁边的是木马?烙铁?还有辣椒水?

  “小东西,胆子还挺大,不害怕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散播在幽暗的房间里,响起阵阵回音,就是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头皮发麻。

  不由让江绿锦有些头皮发麻,转过身来,努力挤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防备的问道:“你,你想干嘛?”

  安怀玉一个闪身将她扑翻在床上,温热的气息铺撒到耳垂,“现在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吗?”

  拿起身旁的捆绳想要将她绑在床上,男人手臂力气实在太大,绿锦几次挣扎都逃脱不掉,最终还是被紧缚在床上。

  男人一只手拿起烤的通红的烙铁,靠近江绿锦轻声问道:“宝贝,我们来玩好玩的游戏好不好。”

  伸手就要向江绿锦身上烫去,吓得江绿锦闭上眼大叫着,“哇哇哇,不要啊!呜呜呜,我错了,放过我啊,呜呜呜~!~~大哥,求放过”

  “呵,”安怀玉瞧她胆小的样子,俊朗的脸庞上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意,“小样,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看着烙铁远离自己,江绿锦提上来的心慢慢放了下来,颤抖奉承道:“我错了好不好,错了,知道错了”

  “哦”安大少爷心情颇好的把玩着手里的鞭子,鞭柄勾上绿锦的下颌,懒洋洋的问道“说说,错哪了?”

  “错,错,”江绿锦又懵了,软的明明是他,自己错哪了啊…

  她这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安怀玉也想起那天的事,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恼怒了起来。

  “既然不知道错哪了,还是,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吧!”

  说着长鞭挥落,打在江绿锦泛白的手腕上,肿起一道血痕。“啊,喔喔”疼的她直叫唤。心里暗骂道:混蛋,混蛋,混蛋,明明我才是S,女王攻啊。

  第二鞭还没落下,就听见江绿锦大叫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咻’的一声,鞭子擦着手腕划过。

  “知道什么了?”

  “我我,我知道自己错哪了!”江绿锦眼泪汪汪的说道。

  安怀玉听了,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江绿锦看着长鞭,没骨气的咽了口口水,违心的说道:“错在,呃,不该在床上太太…吓着少爷,害的,害的…唔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狠狠的堵住了嘴,“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软,什么是石更。”安怀玉心里想着,火气更胜。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